第002章 通天剑派
绝仙逆旅
爻儿
玄幻奇幻
    一宵易过,忽听鸡鸣。

    萧厌起身,找了件普通的衣袍换上,又随手招来几团水为自己梳洗干净,往村外而去,经过一晚上的修炼,萧厌勉强恢复了行动力,当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去城里收购些丹药,再不济弄些天才地宝,用寻常办法炼制一批也是行的,最重要的就是先维持这俱皮囊不败。

    萧厌此时情况很坏,他现在这副皮囊必须靠着真元维持,而自己的真元十已去九,虽说维持不需要耗费太多,但肯定是禁受不了再一次的天劫。

    “我现在的身子也太羸弱了些,经脉俱是断的还能活,若是为人所知,说不定会惊掉他的下巴。”萧厌自嘲地笑了笑,他很清楚,如果再留恋这副皮囊,这一辈子也就结丹期止步了,“可惜了,当年师傅还夸我长相在师兄弟中是最好看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摇了摇头,若不是这一身真元维持,恐怕早就溃烂。

    旭日冉冉地升起,霞光向四周辐射,慢慢地扩大,它向天穹上展开,把整个天空映红了。高大的城门,缓缓开启,萧厌孤孤单单一人,与深灰色的巍巍城墙相映衬下,显得微不足道,如若尘埃,偌大的巨鹿城恐怕无人知道,这颗尘埃一样可以随风扬起的少年,蕴含着怎样的一往无前的能量。

    “来得有些早,不如食些五谷,反正打定了要放弃这具皮囊了。”

    萧厌走到一处早餐铺子前,问到:“店家,你这有些什么好吃的,来一份。”

    “好嘞,咱家的豇豆饼可是巨鹿城里最地道的,还有鲜磨的豆浆,份量管饱,好吃不贵。”店家是一个约莫六十来岁的老汉,头上戴着洗得泛白的布巾,给萧厌端上了一碗热豆浆、一盘豇豆饼。

    萧厌尝了一块豇豆饼,喝了一口热豆浆,称赞了一句,从怀里掏出一枚金锭放在老汉手心里。

    “多谢仙师,多谢仙师。”那老汉接过金子,对萧厌行拜礼。

    “你说说,为什么认定我是仙师。”萧厌饶有兴趣,问道。

    “老汉我自幼跟着父亲在巨鹿城里经营着这个早点铺子,约莫是五十年前,也是一个初冬,一位和您差不多打扮的,也不怕冷,出手阔绰,那时我大概十岁左右,那位仙师摸了摸我的头,说我有慧根,他说如果他能够拜入山门,会回来收我做他的童仆。今日我看仙师您,也有那日之人的气势。”

    “山门?什么山门?”

    “两仪山通天剑派,”那老汉指着西北向说到。

    “哦,”萧厌运起天眼通,往老汉指的方向看去,半山崖上现出一座山门,墙宇高大,殿阁重重,看去甚是庄严雄伟,心道:”通天剑派,名字不错,里面似乎还有熟悉的感觉,那位老朋友,现在实力不知如何?无论如何,既然当年朋友一场,还是提醒一下他,不要飞升,以免步我后尘。”

    ”这几日通天剑派正在收弟子,就连我都动了心思,这不等收了摊子,便让我那小儿去碰碰仙缘。”老汉朴实的笑,让萧厌内心触动,果然,不论过了多少年,人们对得道成仙的执念都丝毫不减,可惜,他们却不晓得,这得道成仙之后,会遇到怎样的厄难,原本修仙就是修个自由自在,登仙之后却要做别人的奴仆,这是谁都不愿意的事情。

    “不知几时出发,我能否同去?”萧厌开口。

    “如果能和仙师一起,那是小儿天大的福缘,今日是通天剑派收徒的最后一天,基本收的都是杂役弟子……”老汉面露愧色,生怕惹得面前之人不高兴了。

    “无妨。”萧厌道,心想着宗门之中灵药之类储备一定比俗世之中更丰富,又何必多费心思。

    老汉姓常,巨鹿人士,小儿名蔚,心性纯良,言辞也算稳重,萧厌心中也颇有好感。一行三人又出了巨鹿城西北门,来到了两仪山通天剑派。两仪山高耸入云,直入云霄,从山底望去已是看不到顶端,在巨鹿城的凡人心中,这两仪山已是仙山仙府,更有虔诚者日日向山的方向拜祭已达心愿。

    叩开山门,表明来意,辞别常老汉,二人随着接引弟子七转八转,来到了一座从未见过的山峰来,祥云缠绕,形成峰上有峰的奇观,这就是两仪洞天,又行过不到半里,视野出现了一片宽广无比的广场,广场之上人头攒动,喧闹万分,接引弟子只吩咐到安静等待之后,便自行离开。

    萧厌看着有些激动的常蔚,对他说:“一会我们不要走散了,跟紧我,我有把握能让你成功,你把这个拿着。”萧厌递给常蔚一块自己真元所化的气团。

    “真的吗?”常蔚听到萧厌的保证后,接过气团,只那气团甫一入手变化作青烟消失。

    “这是我的一缕真元,已经进入到你的身体里,改造了你的经脉。”萧厌说完便不再解释,留给常蔚自己理解。

    铛——铛——铛,古沉的三声,慢慢在通天剑派中弥散开,广场上霎时间安静了下来,就连呼吸也放慢了,萧厌则仔细的感受着这钟声,颇有些慑人心魄的意思,想来应该是一件法宝无疑。

    “肃静!”

    当空之中,剑光闪烁,竟都是在御剑腾空,萧厌只顾看着中央那六人,气势磅礴,都有造化境界之力。

    “各位,我,两仪山通天剑派掌门玄真子,宣布弟子选拔正式开始,本次选拔将选出内门弟子五十人,外门弟子两百人,杂役弟子三百人,凡入我门者,皆授予两仪玄丹一枚。”

    “两仪玄丹,初次服用,则洗经伐髓,增寿十年,如若不是,则增加五载精修真元。”

    玄真子说完后,便有三位通天剑派弟子飞落下来指引着众人进行选拔。

    “选拔内门弟子,请随我来。”

    “选拔外门弟子,请随我来。”

    “选拔杂役弟子,请随我来。”

    萧厌和常蔚便随着第三位去往广场侧边的一处空地,萧厌粗粗的数了数人数,将近有上千人,这上千人排成十列纵队,由拿着一件司南式样的宝贝的二十余位剑派弟子检测着。

    “你、你,还有你……出列,骨龄太老,可以回去了。”

    “你,你们几个,出列……”

    ……

    还未到一炷香的时间,他们这边的人数已经减少过半。

    “你,还有你,合格。”一位拿着“司南”法宝的弟子指着萧厌、常蔚二人说到。

    ……

    一个月后。

    两仪剑派,省道峰,杂役弟子聚居之地,当日三百名杂役弟子,散作六批,分到了两仪山六峰之中。

    “众位,一个月的杂役期已过,当日掌门承诺过的两仪玄丹,现在发到各位手上,从明日起,诸位可以去往小千峰旁听门内师长授课,但每个月还是得按时完成足额杂役任务。”

    “多谢王师兄。”

    这位王师兄,名叫王宁,传闻是某位内门执事长老的亲戚,负责管理这常蔚、萧厌这一批五十位弟子。

    萧厌接过瓷瓶,眉头便已皱了起来,常蔚见状,问到:“怎么了,萧哥,有什么问题吗。”这一个月,二人颇为关系活络,萧厌便让常蔚称其为兄。

    “这是两仪玄丹不错,但是却只有一半,我猜应该是被人克扣了。”

    常蔚掂了掂瓷瓶,又打开看了看,说:“确实是,昨日外门弟子先发了下来,我见他们手中的两仪玄丹和我们的确实不一样。”

    “如果我每次做事都偷工减料的话那也作罢,但是我付出了足额劳动却受如此对待,那么我需要有人为此负责。”萧厌低声道。

    “萧哥,要冷静啊。”常蔚拉住萧厌,劝说到。

    “当然,要冷静的把我们的债讨回来。”萧厌冷冷到,俊俏的面容没有一丝表情,一对剑眉之下双目寒芒动闪。

    当夜,萧厌穿好衣服,此时已是后半夜末尾,破晓前最黑暗的时候。熄灯后床帏间密不透光,四下里一片静寂,闭上眼睛,听见很远处巡夜的人穿过长廊,脚步渐行渐远,计算着这班巡逻,回来时应该还有四分之一个时辰,更何况,巡逻班里,还有常蔚。萧厌敛着脚步,踩着奇怪的步伐,没有在地上留下任何印记,往王宁房间的方向飘了过去。

    王宁房间里,萧厌打算给他来一个深刻的印象,见王宁睡的熟了,分出一缕真元侵入到他的神魂里,使得他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缓缓站起身来,把身上的衣衫皆尽除去,跑出门去,萧厌给他的指令是跑到女修最多的乾瑛峰前跳舞。待到王宁出门之后,萧厌用神念扫描过房间后,找到一枚乾坤戒指,造型颇为古朴。

    “这王宁,居然还有这种东西,我记得当年乾坤仙人一共只做出了五百枚戒指,说是方便,可就这样普通的一个外门弟子,居然还有这种东西。”萧厌抹去原本在上面的灵魂印记,清点着里面的收藏。

    “果然,克扣了不知多少人的两仪玄丹,收藏竟然如此丰厚,有一千枚完丹,五百枚残丹之厚,天地灵药也有少许。”萧厌颇有些意外,就这样一个执事弟子居然能搜刮到这么多东西。

    萧厌将戒指中的东西转移到自己的乾坤袋中,相比起来,还是自己的乾坤袋空间更大,这枚戒指还是给常蔚算了,萧厌用真元改变了一下戒指的外型,在中间刻了一个常字。

    “这小子,总是帮着我做杂役,算是给他的酬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