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的男人是总裁
唐席
都市言情
    因体力剧烈透支而昏睡的方茵,感觉到有个人睡在她身边,用一双强壮的臂膀搂著她,而她每次稍梢一动,他就会更搂紧她,然后亲亲她的额头,轻轻呼唤她的名字。

    这一定是她的错觉,她太想念方彦,才会作那种令人难为情的梦,才会有这么多错觉。只是……这样的梦未免太逼真。

    半梦半醒之间,她把一切当作一场梦,直到意识到吹拂在脸颊上的那股温热气息,和耳膜边的另一个心跳声,她才蓦然惊醒。

    “谁!?”她动作迅速的移动身体,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定睛一看,看见躺在一副胸怀中,那个人用双臂搂著她,而自己胸前的太阳,正跟月亮缠在一起。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那些事不是真的吧?

    见鬼了,见鬼了,一定是见鬼了!

    “你醒了。”

    话声才飘过耳际,马上就有一个热呼呼的吻落在她的额上,然后是被搂紧的感觉,紧接著,暖暖的体温熨著她的肌肤。

    呃……这个……他该不会是要她负责吧?她暗叫一声惨。

    对了,他是谁呀?

    该不会真是那个很像方彦的雷焰吧?

    他是黑道老大的老大耶!

    她小心的把眼皮往上抬,偷偷看他一看,正好对上一道深邃的目光,她全身打个冷颤,眼皮吓得连忙回到原位。

    他在等她表示吗?

    她该不该负责?

    正思忖该如何开口,双眼看到缠在一起的月亮和太阳,暂时忘记的满腹狐疑又回到心头。

    “你是方彦对不对?你就是方彦。”她抬头看他,因为他搂得太紧,使她这个动作显得艰难。

    雷焰没有回答,只是加重了双臂的力量。

    她在怀中,他比什么都高兴,高兴到什么都不愿去想,只想把她永远拥在怀中。

    “你是不是?”他又不回答,方茵立时火冒三丈,“我只要一个答案,你到底是不是方彦?如果不是的话,你为什么会跟他这么像,而且还有月亮?”

    “阿茵、阿茵。”雷焰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呼唤她的名字,轻柔却又坚持地握著她的手。

    他不能说,他发过重誓,绝口不再提那个名字,也不让任何人知道他与这个名字有任何关系。

    “不要叫我,你只要告诉我答案。”方茵挣开他的手,心里既复杂又伤心——他如果是方彦,为什么不承认?

    “我没有答案。”他不能说是,也不能说不是。

    “你明明就是!”他是,她知道的,从他的语调、他的动作、他的笑容、他的怀抱,她知道他就是!可是,为什么他不干脆承认?

    雷焰无言以对,如果他能承认,他们之间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但是他不能承认,方彦这个名字连同他的过去,早已被深深埋葬。

    “快告诉我,你就是啊!”

    他的不承认,让她觉得好苦,他是不是有别的打算,才不敢坦然面对她?

    “你是、你是、你就是,你要点头说声是啊!”她急得忍不住提高音量。只要他这么做,她就无怨无悔的陪他到天涯海角。

    “你爱的,到底是那个人,还是那两个字?”雷焰被逼急了,忍不住发起脾气来。名字只是个符号,有那么重要吗?

    方茵一怔,眼泪毫无预警的掉下来。

    “我爱的是坦白真诚的灵魂,如果你不承认自己就是方彦,我这十年的等待和思念,又有什么意义!?”方茵吼回去,辛酸的眼泪掉得更凶。

    方茵深深看著他,或许她错了,吸吸鼻子,方彦这个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回来,这一切都是她的错觉和梦境。

    “我知道你不是方彦了,很抱歉给你造成困扰。”她决定结束这荒谬的错误,用手背抹掉脸上的泪痕,就想自他怀中挣脱。

    自始至终,她爱的就是方彦这个人,任何一个人再像他,也不能取代他万分之一。

    雷焰心慌地把她箍得更紧,她的泪水濡湿他的胸口,令他的心阵阵抽痛。

    “难道你不能忘记那两个字,只记得雷焰这个人?你已经是我的了,我不许你想著别人。”他霸道的低喃。

    阿茵,他最心爱的阿茵,他明明舍不得她掉半滴泪,为什么反而成为害她一再哭泣的罪魁祸首?

    “办不到!”方茵激动的顶著他的鼻子,“为什么大家都要我忘了方彦!?难道我不能只等他一个,永远只爱他一个?可恶,你们都好可恶!”她失控的捶他的胸口。

    “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了!”

    她的坚持令他感动,却也令他心痛。

    他可以以别的身分得到她的爱吗?他可以只以雷焰的身分守著她、活在她心中吗?

    “只要你不是方彦,就休想我跟你在一起!”

    方茵恼怒的推开他,月亮与太阳却仍缠在一起,她胡乱动手去解,“在你的地方睡了一夜,我感激;昨夜发生的事请你把它忘掉……可恶!为什么解不开?”

    她愈解,它们缠得愈紧,想用力扯断其中一条,却怎样也扯不断……难道它们找到彼此,再也不分开了?

    “分开呀!为什么你们缠得这么紧?分开啊!”它们找到了彼此,那她呢?方茵愈想愈辛酸,多年来的苦楚一古脑儿的涌上来,“可恶,分开呀!为什么不分开!?”

    她发狂般用力去扯,胡乱的想用一切方法去解开那两个坠子,然而还没有分开分毫,眼里已经被水雾占据。

    “月亮回来了,方彦呢?方彦哪里去了?为什么他还不回来?告诉我,他为什么还不回来?你告诉我呀!方彦为什么不回来!?”她逼问,对月亮,也对雷焰。

    “他不会回来了。”她这么痛苦,他的心很疼,却只能吐出令她更痛苦的字眼。

    仿佛被宣告了极刑,方茵全身僵住,血液全数逆流。“为什么你这么肯定?难道他……”很诡异的感觉在她心中回绕。

    难不成方彦死了,他的灵魂让月亮再次出现在她面前?

    “把月亮还给我!把它还给我!”她心碎的喊,又激动地动手去抢,“它是我的,是我送给方彦的,太阳和月亮会永远在一起,就算方彦死了,我也会去找他!”

    他们约定一生相守,如果他有了闪失,她也不会独活。

    “阿茵!”雷焰吼住太过激动的她,“他没有死,只是不会回来了而已。”

    “如果他没有死,为什么不会回来?月亮为什么在你身上?他在哪里?你告诉我呀,他到底在哪里!?”方茵泪流满面的逼问,“他说他会永远戴著月亮的……”

    “别哭,阿茵,别哭。”他只能不断地重复这句话。

    他们像两个咬合不正的齿轮,在各自的世界里苦恼,迟迟找不到共同的节奏,他该怎么办?

    “告诉我他在哪里,我要去找他,就算只是一副白骨,我也要找到他……你一定知道他在哪里,求求你告诉我。”方茵无比衷心的恳求,表情中透著绝望,令人看了心疼。

    “我说过,你是我的了,不准再喊出别的男人的名字!”他霸道的用大半个身体压住她,用嘴堵住她来不及逃的唇。

    他心中的醋味很浓,他嫉妒那个方彦,嫉妒他夺走了她的心,即使那是他过去的自己。

    “走开,放开我。”方茵死命推拒,“不要再碰我……昨夜只是一时的擦枪走火,一时的……”

    可恶,都是汤家帮那些人对她下药,才会害她误上贼船!她终于想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不会放开你,也不会让你去找那个人,更不可能不碰你,你觉悟吧。”他再次封住她的嘴。

    方茵狠狠的咬破他的唇,雷焰痛得退开去。

    “不许再碰我!这世上能碰我的只有方彦一个人,你再碰我,我就死给你看!”方茵无比坚决的喊。

    要是在平常,她有很多方法可以证明她的决心,但现在,她被牢牢锁在雷焰的怀中,实现的机会很渺茫,但她还是想到了一个方法。

    她用头死命往他的胸口撞去,打定了不是他死,便是她亡的主意。

    “你不会达成心愿的,因为我不会让你死。”他怎么舍得她伤害自己?伸手挡住了她的冲势,“你是我的,我要在你身上烙下我的记号,要让你再也无法想起别的男人。”

    “你不能那么做。”方茵心惊的奋力挣扎。这世上能碰她的只有方彦,她绝对不能让这个男人再碰她。

    “不妨试试。”他将她挣扎不休的双手制在头顶上,双唇细细地从她的颧骨滑到锁骨。

    方茵心窒地喘一口气,敏感的身子开始躁动。

    老天,她怎么会有反应?她不该有反应的!

    她拼命的挣扎,扭动身子、用脚踢他,想溜出他的魔掌,却只被他制得更紧。

    “听我的话,忘掉那个人吧,我会珍惜你的。”他逗弄著她,她很快就失去了反抗的力气。

    方茵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快就对他臣服,羞愧得想一头撞死。

    “对了,事情不是发生在‘昨夜’,事实上,扣掉混乱的那一夜,你已经昏睡了三天。”他轻轻地告诉她。

    “呃……”三天?她就以那么亲密的姿势,在他的怀中睡了三天?

    噢,他怎么可以这么轻柔,像呵护最心爱的宝贝似的,让她无从反抗。

    方彦,你怎么还不回来?再不回来,不只她的身体臣服于他就连她的心也要沦陷了……

    “不要,不行……”

    “要,我要你当我孩子的妈。”他霸道地说著。

    “我爱的是方彦……”她悲哀的哭起来,为自己背叛的身体,和岌岌可危的心。

    “你必须爱上我。”雷焰将她拥在怀里,不许她再为“另一个男人”哭泣。

    *.xiting.org*.xiting.org*

    方茵再次醒过来,是在前胸贴后背的饥饿感中。

    到底又过几天了?

    身边没有人,那使她松口气。是他割断了月亮的细绳吧?

    她伸手朝胸口摸去,意外的摸到两条绳子,拿到眼前一看,竟是缠得难分难解的月亮和太阳。

    也许他良心发现了。她辛酸的这么想,如果他可以放她一马就好,她真的不愿让方彦变成没人等、没人爱的可怜虫。

    她想起来觅食,但眼光一接触到这陌生的环境,大脑一开始正式运转,她就打消了那主意。

    还不如饿死算了。发生这种事,就算方彦回来,她也无颜面对他。

    咕噜咕噜。肚子发出响亮的抗议。

    唉,肚子饿可能不是很好的死法,这样饿下去,要多少时间才死得掉?横竖都要死,还不如找个痛快的死法。

    第一眼看到的是窗户,她裹了被单翻身下床,因体力不支而撞倒一旁的茶几。

    “可恶。”她暗暗诅咒一句,勉强从地上爬起来,移到窗边。

    真是白搭了,这里才二楼,就算跳出去,连脚也跌不断。

    “总有别的办法。”她东张西望,看见窗帘架,还看见窗帘的拉绳,“就是这个了。”

    她将拉绳固定好,再把另一端绑在窗帘架上,搬椅子来垫脚,再把头套住绳子形成的缺口。

    很好,只要她踢开脚下那张椅子……

    “做什么!?”

    身后传来雷焰的怒吼,她惊得差点跌到窗外。

    “该死的,你想做什么?”他才离开一下子而已,她就想悬梁自尽?该死的!

    他火速把她从窗口解下来,“不准再做这种事!”

    他扯下拉绳,索性把她连同被单,绑得像肉粽一样。

    该死,他的心脏差点停了。

    “让我死!”方茵大喊,“等不到方彦,我不要活!就算等到,我也没有法子再和他在一起,与其这样,还不如死了算了,你干脆让我死!”

    “阿茵……”他心疼地捧著她的脸,揩著她的泪。她爱他爱得这么深,他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别哭,不要哭。”

    “别碰我,现在死不了,等一下我还可以死!今天死不了,还有明天!我不是一时冲动。”说著,她扭动身体想滚到地上,幸运的话,她可以如愿以偿。

    当多年的等待、思念与爱成空,这世上便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我不会让你成功的!”雷焰咬著牙说。

    可恶,她怎么可以轻易决定要死?

    “放开我,你这个恶魔!”方茵红著眼吼。

    “休想!”他非但没有放开她,反而拿来绳子,把她绑得更紧,“给我乖乖的待著!”

    留下一句话,他火速出门,希望能快去快回,以免她做出什么傻事。

    身子怎样挣扎都动不了,方茵只能绝望的看著窗外。

    如果可以的话,就让她饿死吧,她已经不计较死法痛不痛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