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古镇
诡话长谈
狂奔的蜗牛
网游竞技
    自从“管制”了陆幼薇的手机之后,她终于不再熬夜,李晨风也睡了几天好觉,每天白天陆幼薇都会陪着李晨风一起看店。

    “师弟,过来帮个忙。”

    周明忙得满头大汗,似乎是古董店里接了单大生意。

    “我这儿看店呢,帮什么忙,我让你查的那快递的事有消息了吗?”

    “没戏了,那快递是匿名寄的,寄件地址也是乱填了。我说你快过来帮帮忙,店子就让薇儿姑娘先看着。”

    李晨风走到古董店门口一看,地上摆着两个比水桶还大的青花瓷瓶子,旁边站着叼着烟斗,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

    “这位是赵德成赵老板,是我店子里的老主顾了。赵老板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到我的店子里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这不瞧上了两个元青花,你帮我一起把它们抬上车,这死沉死沉的,可累死我了。”

    李晨风没精打采地朝着那两个瓶子瞅了瞅,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看着是挺沉的……”

    说着拍了拍周明肩膀走到一边。

    “我说师兄,要是帮你搬了能给点提成不?”

    周明狠狠往他脑瓜子上一敲,“想什么呢!”

    “最近店里生意不好,这个月你能给我开多少钱呀?”

    “反正饿不死你就对了。”

    “那可不一定,身边跟着个拜金女,我那点钱可不够她花的。”

    说来又是泪呀,陆幼薇可是千年尸灵,怎么千年前都有拜金女吗?不是说古代女孩都是温文儒雅吗?陆幼薇是三天两头要买衣服换包包,尽管李晨风竭力控制,但每到了月末还是得勒紧裤腰带。

    好在她长了张漂亮脸蛋,而且那张冰冷的脸不会衰老,不然要是她在化妆品上再挥霍一笔,李晨风真的就不用吃饭了。

    “行了,这个月我多给你三百块行不。”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真正到了穷困潦倒的时候多少钱不是钱呢,李晨风顿时露出笑脸。

    “得了,以后再有什么货要装只管来找师弟我。不过有句话我可得说到前面,那三百块钱得私底下给我……”

    “瞧你那熊样,快搬。”

    瓷瓶送上了车,李晨风也被周明喊着坐了上去,说是过会儿还要帮着卸货,毕竟三百块可不能白使了。

    在车上通过周明和赵老板的谈话李晨风得知,这个赵老板家里很是有钱,每年光是在周明的古董店里都要花不下百万。

    穿过城中路,车子行驶进了一个别墅小区,最后在一栋古典的别墅前停了下来。

    之所以说这别墅古典,是因为他的建筑风格偏于古代,钢筋水泥外面混着不少木材,房顶上卷着飞檐,虽说看着有些做作,但还是有几分样子。

    “麻烦你们了,我先去把门打开。”

    这赵老板不但长得文质彬彬,说话也很是儒雅,看来真的是个gentleman。

    李晨风和周明小心翼翼地把瓷瓶搬进了屋,就在进屋的那一瞬间李晨风真的是看傻了眼,就算是自己以前当老板的时候也没这行当,真的是大户人家呀!

    只见宽敞的客厅里摆着各式各样古董字画,什么元青花、唐三彩、名人书画,应有尽有,若这些个东西都是真品,真不知能值多少钱。

    除古董之外还有一些东西引起了李晨风的注意,在客厅最里面的架子上挂着很多京剧的戏服,旁边的柜子上摆着很多面具脸谱。

    见李晨风看直了眼,周明说道:“赵老板平生酷爱京剧,平时没事儿的时候喜欢在家里唱上两出,所以也收藏了一些关于京剧的行头。”

    李晨风细细审视了一下赵老板,笑着说道:“雅趣,雅趣呀!”

    赵老板微微一笑,“过奖了,只是闲着无聊喜欢唱上两句。”

    李晨风暗自想着,有钱人果然是不一样啊,闲着便想着法儿找乐子,反正有的是钱拿去造。唱几出戏,买点古玩又算什么呢。

    社会上的潜规则,跟有钱人说话得装,跟文人墨客说话得装,跟有钱的文人说话那就更得装了,哪怕自己当了大半辈子的穷屌丝,嘴里总也能吐出几个雅词儿来。

    “赵先生果然是不同凡响之人,此等雅兴又是尔等怎能体会的呢,若能与赵先生此等身份的人相交,实乃人生一大幸事也。”

    翻译过来只需八个字。“土豪我们交朋友吧。”

    赵老板的反应很是简单粗暴,他就笑笑不说话。

    李晨风和周明按照赵老板的要求把两个瓷瓶摆在一幅唐明皇的画像两侧,这唐明皇是京剧的祖师爷,见他香蜡果盘好好供奉着,这赵老板果然是个戏迷。

    完事儿后,李晨风瞄见了赵老板给周明点钱的过程,那一沓一沓的红票子,看得李晨风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这果然是一笔大生意。

    李晨风心里盘算着等回去之后怎么着也得再敲上师兄一笔,别说三百了,就是一千也不过九牛一毛呀。

    李晨风盘算得不错,但一出了门周明立刻就开始装穷了,说什么除了淘货和纳税的钱,自己也没赚着几个大子儿,李晨风眯了眯眼,就这师兄,真的是太抠了。

    这时周明从包里取出几张票交到李晨风手里。“这是赵老板刚才给我的,明天晚上有个戏班子在这周围唱戏,你把薇儿姑娘也叫上,咱三儿一起去呀。”

    李晨风心想,还听戏,咱们是那听得懂的主儿吗?那咿咿呀呀的强调,简直比老外的歌剧还要难懂,咱们不是那高雅的人也就没必要装那高雅的逼。

    “不去,没那雅兴。”

    “别呀,反正明天晚上你也没啥事儿可做,不去还不是只能留下来看店,去了我也不扣你工钱,就当是提前下班了,听完了你也好早点回家歇息呀。”

    便利店的生意真是不好做,每天晚上要十二点以后才关门,听周明这么一说李晨风也觉得有些道理,也就暂且应下了。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周明这一去不是为了听戏,而是为了陪赵老板,要是把人家配高兴了以后会更多的照顾他的生意。

    天师道的神仙,下了凡也不过这个样子,这一身的铜臭是怎么也不可能洗掉了。

    翌日,晚上七点,天刚刚暗下来。

    “我说师兄啊,这戏园子到底在什么地方呀,人家演出都是在剧院,你这是带我们到那个穷乡僻壤来了。”

    周明笑着说道:“你这就不懂了,这听戏听的就是那个老的韵味,要是弄到那花里胡哨的大剧院里可就没那感觉了。赵老板听了二十多年的戏,选的地方指定差不了。”

    “可是咱们现在已经出城,再往外就是荒郊野岭了。”

    “我听说城郊那个地方有个古镇,有几百年的历史,我估摸着应该是在那地方。”

    夜幕降临,李晨风等人脚下的泥路直直钻进前面的野地,身后都市的霓虹越来越模糊。

    陆幼薇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笑着说:“这地方不错,够阴森,弄得我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少吓唬人了,快走吧,八点钟开场这都七点半了。”

    渐渐地,前方有一片灯火亮起,看来是古镇快到了。奇怪的是后面的这一段时间里三个人都十分沉默,不再像刚才那样有说有笑。

    这时李晨风在周明的耳畔低声说道:“感觉到了吗?”

    周明默默地点了点头,“跟了我们有一会儿了。”

    “收了她?师傅的骨灰盒我可没带身上。”

    “先等等吧,她要是没什么动静咱们也就不必多管闲事。”

    “可是你不是让我守护世界和平吗,要是过会儿有人路过这里她动手了怎么办?”

    “天下的恶鬼多了去了,你管得过来吗?”周明这句话是扯着嗓门喊出来的,跟着他们后面那东西似乎是听见了,渐渐没了踪影。

    李晨风在学习了《天衍三十六法》上边的风水法门之后,对这些东西的敏感程度提升了不少。

    进入古镇之后,李晨风他们真是看花了眼,镇子里果然都是些古建筑,白墙青瓦,檐牙高啄,青石板大街的两侧有着各式各样的商贾叫卖,冰糖葫芦,糖炒栗子,丝绸布帛,再加上几个大红灯笼,真有几分穿越回到几百年前的感觉。

    通过打听,这古镇里果然是有一处听戏的地方,然后踩着点刚好是在八点钟到场了。

    “周老板,你们可真是姗姗来迟呀……”

    周明一看到赵老板,脸上顿时笑开了花。

    “哎呦赵老板,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

    李晨风最听不得这老板来老板去的叫个没完,更别提那叫人恶心的商业互吹,于是索性拉着陆幼薇先入了座。

    随着锣鼓声响起,台上的大花脸开始舞弄起来,这唱的是一出《长生殿》,李晨风虽然不懂戏,但听到台上的第一腔他就隐隐感觉到这水平应该是很高了。

    台下掌声连连,那赵老板更是听得入了入迷,手上鼓着掌嘴上还大嚷着。

    “好,好呀……”

    这时候看来,他那绅士风度顿时不见了,这入戏程度之深,简直就是不疯魔不成活呀。

    台上唱了不到十分钟李晨风就开始打起了哈欠,这也正应了他刚才的一句话,不是高雅的人还真装不了那高雅的逼。

    不一会儿,“杨贵妃”上场了,都说美人在骨不在皮,这花旦那妖娆的媚骨直看得李晨风这行外人都晃了神,尽管脸上涂着厚厚的粉,但李晨风相信拥有这样身段儿的美人那皮囊也绝对差不到哪里去,恐怕就是真的杨玉环在世也就不过这个样子了吧。

    李晨风那双眼珠子在人家身上扫个不停,这时候他似乎是真的体会到了国粹的魅力了,可也是在这个时候他的目光突然停了下来,整个人也愣住了。

    在那花旦背部的衣饰上有一朵妖娆的牡丹,几天前李晨风在那件神秘的快递上看到了相同的图案,尽管当时那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但现在看来这两朵牡丹之间似乎有着什么联系。

    尽管李晨风现在已经成了半个驱魔人,但那日鬼楼里的遭遇已经成了他的心理阴影,这些个日子也时常在他梦里出现。

    如果这真像周明说的那样,有人故意用快递引他进鬼楼,那么此时就非同小可了,因为谁也不能保证以后会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也正是李晨风这段时间一直追查那快递下落的原因,现在看来,似乎是有点头绪了,这场戏果然没有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