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快递
诡话长谈
狂奔的蜗牛
网游竞技
    他拿出手机给陆幼薇打了个电话让她过来看店,自己则是骑着周明给他配的小电瓶开始送自己的第一单快递。

    花园路地段不错,房价很贵,当然房子的质量也不错,光鲜亮丽,不亚于很多地方的豪华别墅,所以这边住着的大多也都是些有钱人。

    由于对这边不太熟悉,李晨风开着小电瓶一栋楼一栋楼地看。

    九号楼,八号楼,七号楼……

    街道已经快要到头,李晨风终于找到了四号楼。

    奇怪的是其他的楼看着都高端大气上档次,唯独这四号楼有些奇怪,不但又老又旧,上面还黑黢黢的,就像是长期被油烟熏着一样,简直比李晨风住的那几十年前的筒子楼还要不如。

    李晨风叹了口气,心想可能又是顽固的钉子户吧。

    下车拿着快递就要走进去,但这楼道口被一扇铁架子门锁着,他放下快递在那敲了大半天的门,里面就是没一个人回应。

    “什么情况?”

    他拉着门跟着又摇了几下,那锁竟然自己开了,紧接着里面一阵冷风吹了出来。

    李晨风拿起快递走了进去,他看了一下时间,下午两点半。外面艳阳高照,楼道里却是一片漆黑,似乎照明的灯已经坏了。

    在那破烂的筒子楼住久了,李晨风已经习惯了摸黑上楼,没花几分钟就走上了四楼找到了404.

    他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回应,李晨风真没想到送个快递这么麻烦,从出发到现在已经花了一个多小时,心里已经有些不耐烦,于是把东西放在门口就打算下楼。

    可刚到楼道拐角处,突然撞上一张惨白的脸,吓得李晨风一屁股坐在楼梯上,然后又啊地大叫一声,似乎是杵到了尾椎骨。

    “不好意思呀小伙子,楼道里灯坏了,吓到你了吧。”

    仔细一看那是个脸色苍白驼着背的老头,他的身体瘦弱,说话间还在不停咳嗽着。

    “没事儿大爷。”

    李晨风揉了揉屁股缓缓站起身来,注意到老头的手上提着一袋大米,少说有个三十斤。

    “大爷,我看年纪这么大了,身体也不好,怎么这些重活儿还自己干呀?”

    老头微笑着说:“儿女都在外面打工,就我和老婆子住在这儿。”

    李晨风叹了口气,又是一对空巢老人。

    “大爷,这东西挺重的,要不我帮你搬上楼吧。”

    “哦,那可真是谢谢你了小伙子。”

    “没事儿,举手之劳嘛。”

    说着便扛起大米往楼上走,老大爷跟在他的身后。

    “大爷,你家住在几楼呀。”

    “四楼,404.”

    李晨风愣了一下。

    “怎么小伙子?”

    “哦,没啥,我是送快递的,刚才恰巧送了个快递到你家门口,可是敲门里面没有人。”

    “不好意思呀小伙子,我老婆子应该在家,只是她耳朵有点背,听不着。”

    “哦,这样呀。”

    再次上楼,老头子利索地开了门,李晨风帮忙把快递和大米一起拿了进去。

    也不知这楼到底是什么构局,大白天的屋里开着窗子也没多少光能照进来,屋里没开灯显得很昏暗。

    “老婆子,我回来了。咱们要谢谢这位小伙子,是他帮我们把米袋扛了上来。”

    屋里没人回应,老头儿给李晨风倒了杯水。

    “你先坐下来喝杯水歇一会儿。”

    说着就进了内屋,李晨风看了看四周,屋内的摆设很陈旧,座椅柜子都是七八十年代的风格,天花板和墙上都泛黑,应该都有些年头了。

    屋里很闷热,李晨风坐了不到三分钟就浑身冒汗,屋里弥漫着一股香味,似乎是厨房里在炖着肉。

    “老婆子你醒醒。”

    屋内又传来了老人的声音,这时他笑着走了出来。

    “这老婆子,都三点了还在睡午觉。”

    李晨风站起来说道:“大爷,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先走了。”

    “等等,我屋里的肉炖好了,要不你吃点再走吧。”

    李晨风显得有些为难,“不用了,这多不好呀。”

    老头依然微笑着,“这年头像你这样热心的小伙子不多了,今天要不是你帮忙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把那袋米弄上来,我这腰有病,好多年了……”

    还没等李晨风答应,他又进了厨房,似乎真的给李晨风盛炖肉去了。

    李晨风在客厅里转了转,突然注意到墙角有一个像神龛一样的东西,神龛前燃着香蜡,里面供着五张遗照。

    两个老人,一对年轻男女,一个小孩,其中一个老人是……

    李晨风吓得后退了几步,这老头儿端着一个砂锅走了出来。

    “稍等一下呀,我去给你弄个蘸碟,吃葱花吗?”

    李晨风喘着粗气,点了点头。

    老头儿再次进入厨房,李晨风走过去揭开砂锅的盖子,果然是一锅炖肉,只是里面多了几缕花白的头发以及一只枯瘦的手掌。

    这一瞬间李晨风几乎快要吐了出来,然后转身拔腿儿就冲出了屋子,然后飞快下楼。

    他几乎用尽了吃奶的力气,飞快地跑呀跑呀,下了一层又一层,但却一直没看到一楼那扇铁门。

    最后他在一个楼梯口停了下来,面前赫然挂着那个熟悉的门牌,404.

    李晨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累得大汗淋漓,但心里却是瞬间凉了一大截。

    这时404的们开了,刚才那老头儿笑嘻嘻地走了出来。

    “小伙子你要走哪儿去呀,肉我已经给你盛好了。”

    在遭遇了陆幼薇和周明这些邪乎的家伙之后,李晨风感觉自己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了,也不怕这老头子搞什么鬼。

    李晨风微微一笑。“刚才屋子里有点热,我出来透透气。”

    说着用衬衫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然后跟着老头儿进了屋。

    这时屋内他刚才所坐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面色苍白的老太婆,她身上裹着棉被,就只露出了一个脑袋。

    李晨风刚进屋,外面就想起了敲门声,李晨风转身开门,又看到三张惨白的脸。

    一对年轻夫妇,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

    “爷爷我们回来了。”

    他们就真的像是很久没回家,然后突然回家探望父母的儿女一样,小孩热情地扑到老头儿怀里。

    那两个老人脸色苍白可解释为身体不好,病魔缠身,而这年轻人和小孩都是这副鬼样子那就怎么也说不过去了,而且不可能是为家族遗传吧。

    李晨风看了看屋里的五个人,恰好就是神龛里遗照上的那五个人,心想一家人都到齐了,接下来就只剩下好好款待客人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