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师兄
诡话长谈
狂奔的蜗牛
网游竞技
    中年男人微微一笑,“有时候眼见不一定为实,我看这位客人也不是什么普通人,不必在意这些细节。”

    说着他走出了仓库,李晨风紧跟他的身后,生怕再遇到什么不可思议的场面。

    一出仓库李晨风开口就要骂人,心想你他妈这里跟黑店有什么两样,是想吓死了人谋财吗?

    就在这时店外有一个人走了进来,李晨风仔细一看,竟然是陆幼薇。

    见她左右手提着五六个袋子,看来是购物结束了。不对,这才一个小时不到她就满足了?嗯,应该是包里的钱花光了。

    陆幼薇吧几大包东西往李晨风手上一撂,却是笑嘻嘻地和那中年男子打起了招呼。

    “周大哥你好呀。”

    周明也笑着回应,“你好,几年不见,薇儿姑娘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李晨风站在那里顿时傻了眼,“怎么,你们两个认识?”

    陆幼薇说道:“是呀,十年前就认识了。按辈分来算,周明大哥可是你的师兄。”

    “师兄?”

    “他可是大师的第一个徒弟。”

    李晨风突然注意柜台的后面摆着一张黑白照片,上面的那个人正是传他金丹的老叫花子。李晨风瞬间啥都明白了,他们同为老乞丐的徒弟,对方比他入门早,的确算是他的师兄。

    这时候周明微笑着说道:“不好意思了小师弟,刚才只是开了个小玩笑。”

    李晨风皱了皱眉头,“开个玩笑,刚才是差点把我吓死了。”

    说完把背上的背包取下,拿出东西往桌上一拍。

    “这事儿不能就这样过去了,你得补偿我,这些东西必须给我个满意的价钱。”

    现在的李晨风是两袖清风加一屁股的债,对他最重要的东西自然就是钱了,这好不容易撞上一个师兄,自然是要好好敲上一笔。

    周明拿起个玉镯仔细打量,陆幼薇说道:“这些东西都是我身上取下来的,假不了。”

    “行吧。”

    他又把这些东西点了点,里面总共有一对耳环,一对玉镯,五支发簪,一套汉服。

    “一千多年的东西,成色也不错,一口价,三百四十万。”

    李晨风瞠目结舌地,心想这他妈是提前算好的吗?之前老乞丐说无名冢里取出的东西能替他还清债务,而他现在的负债连本带息刚好三百四十万,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李晨风装作很内行的样子,咳嗽一声。

    “一千多年前的东西,再看看这成色,这工艺,按现在的行情起码四百万,你这做师兄的可不能坑师弟呀。”

    周明面不改色,微微一笑。

    “那就请师弟讲讲现在的行情吧。”

    李晨风尴尬一笑,“这行情嘛……”

    “师弟呀,三百四十万师兄已经是帮你不少了,你要是换个地方,三百万都脱不了手。”

    李晨风还是有些不甘心,一本正经地说,“三百八十万。”

    “不行。”

    “三百六十万。”

    “不行。”

    “三百四十五万。”

    “不行。”

    “三百四十一万。”

    “不行。”

    “卧槽,师兄你这是要把师弟我往死路上逼呀,这些东西给了你之后我就一分钱也没有了,加上我现在又没有工作,你要我喝西北风呀?”

    周明压在柜台上的手指轻轻敲击了两下,脸上似乎是露出有些为难的样子。

    “行吧,师兄我就破例资助你一千块钱,三百四十万零一千。”

    “成交!”

    李晨风显得极其激动,一千块钱不算多,至少自己你现在不至于饿死了。

    “师兄你人真好,以后要是有什么用得着兄弟的地方就直说,兄弟我就算是上到上下油锅也在所不辞呀。”

    听了这话,周明笑着转过身去从架子上取下一本书,然后一口气吹掉了上面的灰尘。

    “上刀山下火海就不必了,不过我这儿确实有点事让你帮帮忙。这本《天衍三十六法》是师傅他老人家留下的东西,里面记载了道家的奇门遁甲和降妖除魔之术。你也看见了,我现在一个人打理着这么大一家古董店,平时忙得不可开交。所以我要你好好修行师傅留下来的东西,我看你身体里传承了天师金丹,只要用点心很快就能见成效,维护世界和平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李晨风的心里顿时有一千只草泥马飞奔而过,转身就要出门。

    周明一把拉住,“等等等等,这可是师父他老人家的遗嘱,不可违逆的。”

    “得了吧,一千块钱就要我去降妖除魔维护世界和平,弄个不好再把小命丢了,你当真傻呀。”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再给你加点钱,两千行不?”

    “不行。”

    “三千。”

    “不行。”

    “四千。”

    “不行。”

    一旁的陆幼薇忍不住噗嗤一笑。“你俩这是在唱双簧吗?”

    周明摸着下巴深思熟虑了一会儿,又瞥了瞥李晨风。

    “师弟呀,师兄是真的很想帮你。你看你现在没有工作又没有一分钱,以后日子要怎么过呀。我看不如这样,在我这隔壁有一家便利店,里面的店主是我的好朋友,恰好最近他要离开这个城市了,正愁店子找不到出路。我把便利店盘下来,你替我看店打工,我每个月给你发工资,你看这样如何?”

    李晨风愣了愣,他向往自由,不甘做别人的员工,所以以前才会创业自己做老板。但公司破产之后他才知道,真的是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能力不够就不要好高骛远。

    他想了半天,终于还是向万恶的金钱低了头。

    “成交。”

    周明的脸上笑开了花,“这就对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嘛。那便利店还接快递的活,你以后可以顺便送些快递,这收入也是很不匪的。”

    说着已经将那本《天衍三十六法》递到了李晨风的手里,李晨风叹了口气终于还是收下了。

    “记得回家好好参习呀,世界和平就靠你了。”

    当天下午,周明出钱给便利店里进了货,第二天李晨风便正式上班了。

    新开张的前几天生意一直不怎么好,平均每天的营业额也就一百多块钱。都说无债一身轻,李晨风还完钱之后也是身心舒畅,大多数时候都是一脸生无可恋地坐在收银台那里打着瞌睡。

    “怎么今天又没睡好?”

    周明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到便利店里唠上两句,李晨风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又打了个哈切。

    “嗯。”

    周明突然低下头笑嘻嘻地说道:“薇儿姑娘的确长得漂亮,但你也也要注意身体呀。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别忘了你好要守护世界和平呢。”

    李晨风没一脸好气。“少在这里瞎扯淡,不去好好看着店,小心过会儿儿人家把你那些宝贝古董顺走了。”

    “我那些宝贝可没人敢顺,就是顺走了我也能让它长腿儿跑回来。”

    “我信了你的邪了。”

    “唉,跟师兄说话别总是耷拉着脸,怎么说我也还是你老板呀了,对了,薇儿姑娘今天怎么又没来。”

    “睡觉呢,估计得下午才过来。”

    一想到这件事李晨风就来气,陆幼薇拿着从虾米那里弄来的钱买了个iPhoneX,这几天晚上一直刷微博聊微信到李晨两三点,第二天便要睡到日晒三竿才起来。

    李晨风实在不明白,一个刚从地里刨出来的千年女尸哪儿来的那么多朋友?她之前说的自己睡了十几年,睡不着觉的话,李晨风真的只能是当做在放屁了。

    她天天熬夜玩手机本来也没什么,但却是严重影响到了李晨风的睡眠,抱着一个玩手机的女孩睡觉,那种感觉实在不怎么好,要不他也不会成天没精打采的在收银台打瞌睡。

    这天下午,一辆大货车在便利店门口停了下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搬着一个快递箱子放到门口。

    “出来验一下快递。”

    李晨风这才想起之前周明说的这家便利店以前也接一些快递然后配送,这样可以赚些外快。

    李晨风出门看了看快递箱子,“怎么就一个?”

    小伙子嘴里叼着烟,脸上流着汗。

    “嗯,今天就这一个。”

    说完上车就走了。

    李晨风看了看快递箱子,“花园路四号楼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