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尼桑
诡话长谈
狂奔的蜗牛
网游竞技
    “他是一名考古学的教授,平时喜欢研究一些邪马台时期的东西。”

    “邪马台?”

    “那是日本半岛上的一个古国,大概是在中国的三国的那个时期,据说邪马台的女王曾经还与你们的魏帝有所来往。”

    “好吧,可如此听来那家伙还是一个很普通的教授,你们为什么会那么讨厌他,甚至大打出手?”

    “你之前也听到了,他想花钱买我师父的一件东西。”

    “嗯,听他加价都是百万级别的,应该是很贵重的东西。”

    “那是邪马台时期的一本书,对教授来说很有研究价值。但这本书对师父他很重要,在我和师父生活的这十几年时间里他都从来没向我提起过,师父似乎很不愿意让人知道这本书的事,而且平日里也是很谨慎地把它藏起来。但后来那个教授也不知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不但高调出价要收购这本书,还让很多香客都听见了,于是我们寺庙里藏着价值百万现金的珍宝的消息传了出去,这给我和师父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原来如此,我很好奇,那到底是怎么样的一本书。”

    “我不知道,而且从来也没看到过。”

    李晨风愣了愣,然后笑着说道:“好吧,不过你们做的很对,像叫兽这种生物,还是采取一些强硬的手段比较好,不然他就会一直缠着你们,就像阴魂不散。”

    启明噗嗤笑出声来,“李施主,你说话真的很有意思。”

    “我说的可都是实话,难道不对吗?”

    日本是一个发达国家,都市化建设非常完善,但尽管如此,在日本还是可以看到很多古风古朴的地方,比如神社的周围。

    李晨风打了个哈切,懒洋洋地跟在启明的身后。

    “你们这地方也真是太不方便了,食物和水都得从山下运上去。”

    “师父说这没有什么不好的,不但可以锻炼身体,还可以磨炼意志。”

    “大清早的,的确是很磨炼意志,早知道就让薇儿和师兄来了,看庙似乎比这轻松得多。”

    启明尴尬地笑了笑,“李施主你去买食物,我去买师父的药,过会儿在这里会合。”

    “买些什么食物呢,我可没当过家庭主妇,不懂这些。”

    “只要别买肉食就行了。”

    这一句话,把李晨风最后一点意志都磨灭了,要知道他的肚子已经有一个星期没进过油水了。

    “又不是真的和尚,搞这些规矩有什么用呢?”

    沿着长长的街道,李晨风终于来到了买菜的地方,这几天他跟着启明学了一些简单的日语,现在已经可以用日语完成一些基本的交流。

    就在这时,一阵烤肉的香味扼住了他命运的脖颈。

    “不行,今天怎么说都得打一下牙祭。”

    看着烤架上那滋滋冒油的肉块,李晨风几乎要把自己的舌头吞下去了。

    就在这时,旁边却多了一双跟他一样饥渴的眼睛,然后有一只小手直接伸了出来,按在了那块烤肉的上面。

    “烫烫……”

    李晨风愣愣地看着她,老板也看着她,场面有些尴尬。

    她把手指在耳朵上捏了捏,然后再次伸了出来,这个动作也不知道是用呆萌还是笨拙形容比较合适。

    老板还是没有说话,但李晨风却突然感觉这张脸有些熟悉,虽然只见过一次,但这张脸却经常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她忍着烤肉炙热的温度把它拿了起来,虽然差一点落到地上,但她还是勉强将其送到嘴里。

    “大叔,这烤肉真好吃。”

    她的脸上的带着幸福的笑容,略带婴儿肥的脸颊上有几条污痕,她的衣服有些破烂,但能看得出它曾经十分的昂贵,因为款式和那些童话里的公主的礼服有些相似。

    “谢谢。”

    她转身打算离开,沉默了很久的老板终于不得不说话了。

    “小姐,您还没付钱呢……”

    她愣在那里没有说话,李晨风看了看,很容易便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多少钱?我替他付了。”

    “五百日元。”

    “还真是不便宜……”

    李晨风本有些问题想要问她,但看着她那副天真无邪甚至可以用痴呆形容的脸,他知道问也问不出什么答案。

    于是转身走开,那个姑娘却跟了上来。

    “谢谢。”

    “除了谢谢你难道就不会说别的话了吗?”

    李晨风的日语说得很生硬,但却也可以勉强表达自己的意思。

    “烤肉的钱我以后会还给你的。”

    李晨风仔细打量着这个漂亮可爱却又落魄的姑娘,看着她的衣服,她的鞋子,以及带有几个孔洞的白色长筒袜。

    看着看着他竟不自觉地蹲了下去,脖子一点点地伸长,似乎要钻进姑娘的裙底。

    姑娘顿时红了脸,“钱我会还给你的 ,但这样不可以……”

    她娇羞地提起裙摆向后退了几步,李晨风这时才注意到自己的动作有多么的猥琐,大庭广众之下,他不失风度地站了起来,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位小姐,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姑娘愣了一下,然后低声说道:“我不知道……”

    “你的家在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

    李晨风再次打量了一下她的身体,然后叹了口气。

    心里暗自道,看来真的是我想多了,怎么可能是她呢?

    “没事了,烤肉的钱你不用还给我,就当我请你吃的。”

    他办事干脆利落,说完该说的话,转身便要走开。

    姑娘委屈巴巴地站在那里看着李晨风的背影,然后像只兔子一样跟了上去。

    李晨风买了两大包新鲜的蔬菜,但终究是没沾到一点荤腥,对于一个无肉不欢的人,这就像是丢了灵魂,整个人都不好了。

    走到和启明相约的地方,等了半天他也没来,李晨风是个没耐心的人,相比于继续等下去,他更愿意自己摸索回去的路。

    上山的路只有一条,虽然神社外纵横交错的街道有些复杂,但他还是勉强绕出去了。

    走到半山腰,他忽然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旁边的草丛,显出一副很无奈的表情。

    “都说烤肉是我请你吃的,不用还我钱,你还跟着我干什么?”

    草丛里有什么东西动了动,里面就像是躲着一直胆小的兔子。

    “喂,你够了呀,快出来。”

    刚才那个那女孩的脑袋从草丛里探了出来,她的衣衫本就有些破烂,再加上头上的树叶,看上去真的有些像个小叫花子。

    尽管她穿着公主一样的礼服,尽管她的模样很可爱,可这副样子真的让人很疑惑。

    “山上的路不好走,你快回去吧,等天黑之后你可能会迷路的。”

    女孩从草丛里爬了出来,愣愣站在那里,却并不说话。

    “你能听懂我说话吗?”

    李晨风刚和启明学了一些日语,很多发音都还不标准,所以他很怀疑女孩是否能听懂他说的话。

    她的两只手抱在一起,两根拇指不停地扳动着,嘴巴半嘟着,看着楚楚可怜。

    “我不知道家在哪里。”

    “你没有认识到的人吗?”

    “没有。”

    李晨风不再说话,转过身去,继续向着山上走。

    女孩依旧跟在后面。

    向前走了一段,他又转过身来。

    “你为什么总是跟着我?”

    女孩低着头,原本被蓝色发带束着的头发有些零乱的耷了下来,她用手抹了抹脸,那原本粉嘟嘟的脸变得更花了,就像是一只花猫。

    “肚子饿……”

    “所以你就跟着我?”

    女孩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你请我吃的烤肉……很好吃……”

    看着她这副认真的样子,李晨风被弄得哭笑不得。

    “所以你觉得我还会请你吃烤肉。”

    女孩连忙摇了摇头。

    “不不,我不是这么想的,我只是想跟着你。”

    李晨风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他装作什么也没听到,继续向前走。

    不知不觉太阳已经来到天空的正上方,幽深的树林里终于也亮起了斑驳的光点,寺庙前面的石柱已经从山坡那头冒了出来。

    提着蔬菜的手渐渐有些酸了,李晨风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打算休息一会,女孩也在距离他不到五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尽管她的眼睛刻意地盯着山下,似乎是在欣赏着风景,但是个人都能注意到她那时不时投向李晨风的目光。

    李晨风显得有些无聊,低声说道:“你过来。”

    女孩明显已经听到他的话,去故意装作没听见,双手比了个望远镜的形状,仿佛被山下的景色深深吸引。

    “你再不过来我可就走了。”

    听到这话,女孩的身子一颤,然后屁颠屁颠地跑到李晨风的面前。

    “尼桑(哥哥)。”

    这个声音是那么的温柔,一瞬间李晨风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曾几何时他一直奢望自己能有一个妹妹,她长得可爱,会卖萌但不是太粘人,能安静地听他说话。眼前的这个女孩似乎就是他想象中那个完美的妹妹,尤其是这声“尼桑”,简直听得让人整颗心都酥掉了。

    “你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嗯嗯。”

    “你饿了多久了?”

    “不知道。”

    李晨风叹了口气,虽然自己想要个傻白甜的妹妹,可她会不会太傻了点,仿佛你问她任何问题她都只会回答不知道。

    “这样吧,你只要乖乖跟着我,乖乖听话,我就请你吃东西,然后帮你找家在哪里。”

    女孩很直接地点了点头。“我全都听尼桑的,但是有一件事不可以。”

    “什么?”

    “尼桑不能钻进我的裙子里。”

    李晨风顿时尴尬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之前那只是一个误会,我只是觉得你和我之前见到的一个女孩很像,所以我想确认一下……”

    “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