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法师
诡话长谈
狂奔的蜗牛
网游竞技
    濑户集团,是一个传承了几代的家族企业,最早是又濑户内海一个捕鱼小厂发展而来,后逐步壮大,现已掌控了日本百分之三十的水产业,在日本家喻户晓。

    “老爷,外面又来了几个说是能为小姐驱邪的法师。”一头花白头发,身着黑色西服的老者对另一个更老的白发老者说道。

    显而易见,他们虽然都是老人,但身份相差甚远,一个是这里的主人,濑户集团的董事长濑户吉野,另一个只是管理着这偌大府邸的管家。

    管家可能已有六十岁,但模样很是精神,谈吐举止间更透着一种绅士的儒雅。

    濑户吉野比他老一些,应有七十岁,他的气势不凡,但神色中透着几分疲倦,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远不如管家。

    这副样子,真有几分“日理万机”的意思,平凡老百姓羡慕有钱的老总,但他们谁又真的能hold得住老总的生活呢?

    “广告登出去一个月,这已经是第十个了吧?”

    “老爷……”

    “不管是谁,只要说能为小姐驱邪的,你就先好好招待着,我那可怜的孙女再也不能受什么伤害了,所以就是一切希望都不能放过。”

    老爷挽着腰,住着一根绿色的拐杖,虽有些像丐帮的打狗棒,当它毕竟上等好玉雕琢而成,而且这么长的一根拐杖要费多大的一块料?有钱人的东西,很多都是难以想象的。

    尽管拄着拐杖,管家还是小心翼翼地搀扶着他。“老爷您还是先去休息吧,法师们就由我招呼着,况且这几天谷寻少爷也快回来了,您就放心吧。”

    老爷叹了口气,被管家搀扶着走出了空荡荡的厅堂。

    管家将老爷交给几个仆人照看,然后匆匆前往大厅去招呼几位法师,经过精致打理的花园,对面走来一位身穿白色西服,模样帅气的年轻人。

    “隆臣先生,好久不见。”

    “谷寻少爷,您可算是回来了,您不知道这段时间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就是芥川谷寻,是濑户吉野的外孙,也是濑户樱的表哥。

    “外公他还好吗,还有表妹,她不要紧吧?”

    隆臣管家叹了口气,“小姐已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有一个多月了,老爷担心小姐,这段时间没休息好,老毛病又有些犯了。”

    “之前电话里听说你们打算请法师过来。”

    “法师们已经来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本事。”

    芥川谷寻微微一笑,“没关系的,日本的有本事的法师并不少。隆臣先生先去忙吧,我去看看表妹。”

    “谷寻少爷要小心些,千万别吓着小姐了。”

    “不用隆臣先生提醒我也知道。”

    大厅里有五个人,除李晨风三人之外还有一个穿着黑衣的青年,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长着粗犷的络腮胡子,与一般肌肉猛男没什么两样,倒是那个黑衣的青年,皮肤雪白,嘴上蒙着口罩,头上带着尖尖的黑帽子,这打扮像是西方中世纪的巫女,看着十分神秘。

    李晨风想也不想便知道,这两个是跟他们竞争赏金的人,只是日本的法师都这副打扮吗?初次见到还真有些新鲜,也不知道他们的本事到底怎样。

    五个人站在厅堂里都没有说话,李晨风漫无目的地探看着四周,有钱真的不一样,恐怕那些所谓的皇家宫殿也不过如此吧。

    “五位就是驱魔的法师吧?”

    管家缓缓从门外走了进来。

    周明似乎也是经常出入上流社会,彬彬有礼地说道:“我和这位陆姑娘都是这位李先生的朋友,他才是真正的会驱魔的法师。”

    李晨风皱了皱眉头,看情况周明是打算把这累人的差事全交给他了。

    这时那个肌肉男说道:“我是上野先生的下手。”

    管家笑着说道:“如此说来法师就只有李先生和上野先生两位了。”

    他话刚说完,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不对,应该还有一位。”

    这个声音中透着一股稚气,由此推断这是位还没成年的少年人。

    门外,一身穿洁白僧袍,手拄银色拐杖的少年人走了进来,相比于上野和李晨风,他长得实在是不英俊,甚至已经可以用丑陋来形容。

    他的眼睛很小,像是两颗绿豆,他的鼻子像是一头蒜,除此之外他身上的很多部位似乎都可以用一种很形象的东西来比喻,人不应该长成这样,所以从人的审美角度来看,他长得真的很难看。

    可就是这样的一张脸,却瞬间吸引了李晨风的目光,因为他不是别人,正是李晨风之前遇到的那个会算命的小和尚,也是偷窃周明钱包最大的嫌疑人。

    “我擦嘞,是这孙子……”

    学识渊博的隆臣管家懂中文,但是否能听懂李晨风这有感而发的话呢?

    “孙子?”

    周明连忙走上前去解释道:“不是,李先生想说的是朋友,他不懂日语,还请不要见怪,他们都是法师,所以应该很容易成为朋友……”

    隆臣管家笑着点了点头,“很好,很好,我希望三位能成为朋友,然后齐心协力为我们小姐祛除妖邪。”

    李晨风本想说要是三个人一起驱邪后面赏金怎么算,但又想到在濑户家谈钱似乎是在自己找虐,有些试图用钱解决事情的人在乎的只是能否把事情处理好,至于花多少钱根本不值得他们费心思去想。

    李晨风恶狠狠地盯着那小和尚,但嘴上却不再说话。

    管家说道:“老爷为大家安排了晚宴,用过晚宴之后大家就去好好休息吧,驱邪之事就定在明天。”

    是夜,亮堂的大厅里响着悠扬的乐声,据说这是一个濑户家族特有的小提琴乐队在演奏,李晨风盯着盘子里比他手臂还大的龙虾,完全没心思去欣赏这高雅的音乐。

    陆幼薇坐在他的旁边,看着这一桌子从未见过的佳肴同样显得十分兴奋,但身为一只尸灵,山珍海味并不是她真正想要的,或许一口新鲜的人血更能满足她的饥渴。

    自从跟了李晨风之后她便再没害过人,更没有喝过一口生血,可这段时间她却过得很充实,内心深处那嗜血的欲望也渐渐变淡了。

    她舀起一勺新鲜的鱼子,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周明双眼无神的坐在李晨风的另一边,面对着一桌子的美味他毫无所动,一直到现在他都还在担忧着回国的事,若是明天的驱魔失败,他真不知道该如何去凑回国的机票钱。其实在日本多待几天也没什么,只是他那古董店里的生意实在是耽搁不起……

    李晨风狼吞虎咽地吃完了一整只龙虾,把昂贵的香槟当做肥宅快乐水(可乐)来喝,平生恐怕再没有如此潇洒的机会了。

    一桌子的菜,到最后被李晨风一人消灭了一大半,白衣小和尚只吃了一些素食,而那个叫上野的神秘青年和肌肉男则是坐在一旁翻阅着奇怪的书籍,基本上没怎么动筷子。

    李晨风瞥了瞥他们,不屑地一笑,小声对周明说道:“这时候了才开始抱佛脚,我看那赏金他们是想也别想了。”

    周明说道:“你就这么有信心?”

    李晨风拍了拍胸脯笑着说道:“不是我有信心,是我对师傅他老人家有信心,对《天衍三十六法》有信心。”

    “你还有脸说,现在大半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书里的东西你学了有十分之一了吗?”

    李晨风尴尬说道:“额……恐怕也快了吧,不过我相信,师傅的那些个东西,就是能学到百分之一也比这些家伙强。”

    “那可不一定,我看那小和尚就不简单,那个黑衣的家伙更是深不可测……”

    “怕什么,大不了咱么明天第一个上,就算是他们真的有些本事也让他们没机会施展。而且我看那光头小子一定又是过来骗吃骗喝的,咱们和他的事儿还没完呢,过会儿一定得好好教训一下这小子,让他把从我们这偷走的钱一分不差地吐出来。”

    饭后,神秘的青年男子和肌肉男回房休息,李晨风三人则是悄悄摸摸地跟在那小和尚的后面,一直到了一个安静无人的花园他们才现身将他拦住。

    小和尚显得有些惊讶,但还是笑着说道:“阿弥陀佛,三位施主我们又见面了。”

    李晨风没一脸好气,“废话少说,快把钱交出来,要是少了一分你今天都别想走。”

    “钱?贫僧乃出家人,身上并无多少财物,还请施主见谅。”

    “少说这些没用的,弄得像是我们在打劫你一样,我只要你交出我们的钱。”

    “你们的钱,你们的钱怎会在我这里……”

    “哟,孙子,给脸不要是吧,都说出家人不打诳语,我看你小子装蒜是比谁都厉害。”

    说着就要动手,小和尚似乎是并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被李晨风打了一拳之后又被他搜了身。

    “还真的没有,你把偷我们的钱到底藏在什么地方了?”

    小和尚显得很是无奈,“我是出家人,四大皆空,怎么可能偷别人的钱,别说是偷了,就是别人心甘情愿赠予的财物我也断然不会收的。”

    李晨风不屑地一笑:“说得倒是好听,不为了钱,你来这濑户家的府邸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