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算命
诡话长谈
狂奔的蜗牛
网游竞技
    小和尚说道:“听上去很有意思,那施主先请吧。”

    “行呀,你随便指定个人,我这就开算。”

    “不用太麻烦,施主就算算我的年龄吧。”

    “你这也真够随便,行,那我可就开始了。”

    算命是通过一些已知的信息推演未知的东西,如通过一个人的生辰八字推算一个人的运势,此外,算命本就是很多江湖术士骗钱的把戏,得出的结果往往都是十分含糊。就是怎么说都有理,你不能说他对但也不能说他错,所以不确定性是算命的一大特点。

    像李晨风说的算年龄这种确定的东西便有点难度,换句话说如果不是真的有两把刷子就容易栽在这上面。

    李晨风对着小和尚打量了一番,笑着说道:“你小小年纪就出了家,随得道高僧行降魔之法,天底下捉鬼者杂七杂八,便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意思,你我虽属同行,却逊色几分。汝乃二八年华,一十六岁是也不是?”

    小和尚面色平静,嘴角微微带笑。

    “施主果然厉害,三天前我刚好满十六岁。”

    李晨风大笑起来:“如何,如何,哈哈哈……”

    听到这里陆幼薇似乎也来了兴致,“主人你真是太厉害了,没想到你还真会算命。”

    李晨风踮着脚,仰着头,装成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小意思,小意思。”

    周明说道:“不过是些糊弄人的小把戏,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看那……”

    “诶诶诶,师兄你这就没意思了。”

    说着指了指小和尚,“现在该你了。”

    “好。”

    小和尚身从包里取出一个木头匣子,然后嘴里默念着奇怪的咒语,手里不停地摇晃木头匣子。

    那匣子里似乎装着木棍,盒子上有小孔,想来随着他摇动匣子里面的木棍就会掉出来,这就和中国的占卜求签有些相似。

    “施主你想要我算什么人?”

    李晨风想了想 ,把陆幼薇拉到面前。

    自从上次离开三河村之后,陆幼薇的头发就彻底变成了白色,除了头发之外,她的容颜没有改变,生活在这个杀马特横行的年代,她走在大街上大街上的回头率也不算太高。

    小和尚此刻的眼神十分奇怪,盯着陆幼薇竟出了神,李晨风也顿时感觉有些不对劲,想到要是这个和尚真本事,看出了陆幼薇的真实身份,那也是一件麻烦事。

    于是打哈哈地说道:“诶诶诶 ,干嘛呢,你不但未成年,而且还是个和尚,这样盯着姑娘看合适不?”

    小和尚有些尴尬地一笑,“实在不好意思,那我开始了。”

    他的嘴里一遍默念着刚才地咒语,手里跟着摇起了木头匣子,就和李晨风猜测的一样,木匣子里果然露出了几根木棍,然后在地上排列出了一个特殊的图案,是一个“万”字。

    “万?”

    李晨风看着那个“万”字渐渐出了神,突然又哈哈大笑起来。

    “你该不会是说她有一万岁吧?”

    小和尚显得有些尴尬,而且额头上明显渗出了冷汗。

    “不是……这……”

    陆幼薇的身体生于唐代,而她是身体原本地主人投胎转世之后,在古墓里滋生的尸灵,就算从那时算起也不过千年时间,李晨风本来是故意想给着和尚出难题,想着他如果真是个骗子,顶多冒出个十八岁或是二十来岁的话,因为陆幼薇毕竟有那么好的容颜摆在哪里。

    可他想和算出个万岁来,就实在是有些离谱了。

    小和尚看着地上的木棍愣了愣,叹了口气说道:“施主,是我输了,我算不出来。”

    李晨风笑着说道:“行了小朋友,还是回去和你师傅学两招再出来做买卖吧。”

    “施主,我这并不是在做买卖。”

    李晨风笑着说道:“随你怎么说罢,替天行道,泄露天机,全凭你一句话。”

    这时周明有些不耐烦地拉了拉李晨风,“瞧把你能耐的,差不多就行了……”

    “得了得了,走吧。”

    离开小和尚之后,陆幼薇很是好奇地说道:“主人你是怎么算出他年龄的,感觉好像很有意思,你教教我吧。”

    李晨风笑而不语,周明说道:“那儿有什么狗屁算年龄的法子,那小和尚脑子秀逗了,自己在后面的摊位上写着十六岁神童算命,竟然还和人家玩这样的游戏。”

    陆幼薇愣了一下,“原来如此,主人你也太坏了吧。”

    “这算什么,算命本来九层都是假的,抓鬼有自己的门道,算命可是泄露天机的事儿,先不说要遭到什么报应,就是真想学到点皮毛,没个二三十年是不可能的。年纪轻轻就出来学人家算命,我只是想让他长点记性。”

    “哦,我刚才看他弄得有模有样的,还以为他真能算出来呢。”

    “你这上千岁的老奶奶,就是算出来了你敢承认吗?”

    “去,谁是老奶奶?你每天抱着奶奶睡觉吗?”

    周明笑成了狗,李晨风终于感觉面子上有些过不去,闭上了嘴。

    天黑之前,他们找到了一家不错的酒店,虽然看上去是个吞钱的地方,但在来日本之前李晨风就给了周明一笔钱,作为他和陆幼薇旅行的费用。

    也就是以后在日本的一切消费都由周明来支付,对于周明这样的古董大亨,就是开个总统套房也不过是牛背上拔毛的事儿。

    要不说怎么说有钱就是任性呢,这样的地方也就李晨风以前做老板的时候来过,回首起老事又是一把泪呀。

    “先生,你们订的房间在六楼,请跟我来吧。”

    来这种地方消费,周明也成了那有品味的人,听着他用流利的日语和人家交流,怎么也想不到这是个成天在古董店里翘着脚燃着烟看着报纸的主儿。

    “先生,安置好行李之后还请到一楼把定金付了。”

    李晨风说道:“师兄,该你行动了,别忘了付完钱之后再弄两瓶酒上来。”

    “美呢你,就你会享受。行了小姐,谢谢你,我马上就下去。”

    李晨风呈“大”字躺在床上 ,长吸一口气说道:“多久没来过这种地方了……”

    “主人,这地方有什么好的,我感觉还没家里好,不就大了点吗?”

    李晨风挥了挥手,“薇儿,我看你成天逛街买包包,以为你还挺时髦的,没想到你这么low,这年代,房子自然是要大点好了。可不像你们唐朝的那时候,讲什么小巧精致,大就是正义。”

    “切……小巧精致,主人你是在说你自己吧”

    “薇儿,你……你什么时候也变成污妖王了……”

    “我说的可是实话,你……”

    “行了,别说了。”

    李晨风红着脸去倒了杯水,这时周明突然大叫一声。“我擦嘞!”

    “咋的了,你这老绅士怎么还爆起粗口来了?”

    “钱,钱包……”

    李晨风心里一惊,“你不会把钱包弄掉了吧?”

    周明双眼一瞪,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现金,银行卡信用卡全在里面……”

    “我擦,那怎么办?”

    “我哪知道怎么办?”

    “薇儿,你不喜欢住这里,咱们现在是真的住不成了。”

    “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

    “到底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提箱子走人吧,别等到让人家撵出去,那也太没面子了。”

    三人匆匆提着行李箱下了楼,却被一群保安拦了下来。

    “师兄,他们叽里咕噜说什么呢?”

    从周明的脸色可以看出,他是无奈到了极点,仿佛一辈子积攒的那点脸面在今天全丢光了。

    “他们说我们行迹可疑,怀疑我们偷了东西。”

    “我擦嘞,怎么说话呢?”

    几个人叽叽喳喳在哪里吵了起来,耗了半个多小时,直到经理过来,他们才灰土着脸离开了酒店。

    “接下来怎么办,是睡地铁站还是找个桥洞?”

    “你似乎很有经验?。”

    李晨风拍了拍胸脯说道:“那是自然,想当初我公司刚破产的时候,由于不敢回家雪,地铁和桥洞可没少睡。”

    “主人你真可怜。”

    “行了行了,这都不算事儿,重点是我们现在已经没钱买回去的机票了。”

    李晨风叹了口气,实在不行咱们学那小和尚摆个摊子,算命骗点钱。

    “你真当日本人是傻子呀,等你机票钱凑够了,黄花菜都凉了。”

    “话说那个小和尚似乎是我们来日本唯一接触过的人。”

    “师兄你是说……好呀……原来是那孙子……”

    “早就告诉你不要在哪耽搁时间,你就是不听,还想给人家点教训,现在是咱们三个被人家教训了。”

    “不行,快去找那孙子!”

    “你当人家傻呀,偷了东西还在那儿等着你去抓。”

    “不试试怎么知道。”

    到了那地方,早已是人去楼空了。

    李晨风衰气地垂着脑袋,陆幼薇蹲在他旁边嘟着嘴说道:“主人,你说这周围有桥洞吗?”

    “找找吧,应该有……”

    新宿,某桥洞里。

    “主人,你冷不?”

    “不冷。”

    “周大哥,你冷不?”

    “有点。”

    “喂喂喂,你想干什么呢,冷也给我忍着,这家伙更冷,别动手动脚的。”

    “不是,你看看这个。”

    李晨风转身看了看墙壁,“看不懂,这是日本小广告?”

    “濑户集团诚聘。

    近日来本集团千金濑户樱小姐受妖邪困扰,重病不起,诚聘一捉鬼大师祛除妖邪,如若成功,必有重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