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旅行
诡话长谈
狂奔的蜗牛
网游竞技
    “师父他老人家呢?”

    李晨风一脸懵逼,“师父?”

    “骨灰盒。”

    “哦,我一直带着呢,这儿……”

    周明拿起骨灰盒看了看,然后二话不说把它打开了,李晨风显得更加不解。

    “干什么呢?”

    周明瞅了瞅李晨风的身体,“把衣服裤子脱了。”

    “你到底要干啥?”

    “照我说的做就是了,我又不是gay你怕什么……”

    李晨风脱下衣服裤子,露出枯树干一般的双腿和身体。

    “这毒还真厉害呀,不过有师父他老人家在,这都不算事儿。”

    说着他伸手小心翼翼地从骨灰盒里抓出一把骨灰,然后一点点地撒在李晨风身上病变的部位。

    神奇的事发生了,李晨风那树皮一样的皮肤开始慢慢变红,就如同被点燃了一般,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有灼烧的感觉,疼得他哇哇大叫。

    又过了一会儿树皮的眼色慢慢变深,最后如灰烬一样从李晨风的身上一点点脱落,他的双腿渐渐恢复知觉,疼痛也一点点的消失。

    “简直太神奇了,没想到师父他老人家的骨灰还有这作用。”

    “天师金身焚化而成的骨灰,那可不是盖的。”

    “工地里中毒的人有点多,你快去帮他们吧。”

    周明摇了摇头,“那可不行,师父的骨灰就这么点,要是用完了你以后还捉不捉鬼了?”

    李晨风万万没想到一个人的骨灰居然有这么大的作用,收妖收鬼无所不能,还能用来解毒,现在还必须省着点用,想想实在是不可思议。

    “那他们怎么办,总不能放着不管吧!”

    “当然不是,你现在已经恢复了,只要跟我去把那树妖给解决了,他们身上的毒自然就会消失。”

    “事不宜迟,快走吧。”

    李晨风看似是迫不及待地要去杀树妖,但解救陆幼薇似乎才是他最大的动力,一直陪在身边的人往往不会被珍惜,只有失去了才能体会到她的重要。

    李晨风带着周明回到瓦屋,但他们已经离开了,周明拿出一个索妖器搜索着他们留下的蛛丝马迹,最后找到后山的一个山洞。

    他们沿着幽深的洞穴一路向内,忽然看见前方亮起了点点灯火,仔细一看是十多只蜡烛围成了一个环,其中间是一片平坦的空地,地面上有很多奇怪的红色图案,像是鲜血画上去的一般。

    在图案的正中有一石柱,上面绑着一个人,她穿着血红色的衣衫和裙子,一头发丝白如瑞雪。

    周明看着地面上奇怪的图案,突然大惊说道:“是锁尸咒!”

    说着急忙冲过去熄灭了所有蜡烛,然后救下了石柱上的女子。

    在看到女子容貌的瞬间,周明顿时惊住。

    “陆姑娘!”

    李晨风闻声也是心里一惊,连忙将她抱起。

    “薇儿,你怎么了?”

    陆幼薇缓缓睁开眼睛。“主人……”

    洞穴的上方还有一个垂直的洞口,阳光可以透过那里照进来,前方的石壁上有很多血迹,地面上躺着三个人。

    虽然看不清相貌,但从其中一个的尾巴和另一个蛇一样的头发可以看出,他们应该就是那三妖了。

    周明越看越迷糊。“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晨风紧紧地抱着陆幼薇,显得心急如焚,周明审视了一下陆幼薇的身体,说道:“她的内丹还在体内,应该没什么大碍,只是她的头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一夜之间白了头,这简直就跟那些诗词歌赋中说的一样,但人家是用了夸张的手法,在现实生活中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而且还白得这样彻底。

    这时陆幼薇低声对李晨风说道:“主人,我不是不要你了,只是我怕你打不过他们,所以才……”

    李晨风一个大老爷们,听到这话,眼眶也变得有些湿润了。

    “我知道,是我错了……”

    周明微微一笑,“行了,粘腻的话回去再慢慢说,现在先看看那三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借着洞顶透下来的光,周明缓缓走到他们的面前,却惊奇地发现他们的身体如被烈火灼烧过一般变成了一片焦黑,那树妖的身体更是被一碰就化成了灰烬,蛇妖双目圆睁,瞳孔放大,已死去多时。

    这时唯独鼠妖缓缓动了动身子爬了起来,周明害怕他使坏一把便扼住他的咽喉。

    “告诉我,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旱……旱……她……旱……”

    “旱什么?”

    鼠妖手臂一垂,终于也上了西天。

    周明皱了皱眉头,仔细看了看周围,其上有很多烧灼的痕迹,似乎在这个洞穴里发生过大火,可是陆幼薇怎么会没事儿?

    这时李晨风对陆幼薇问道:“薇儿,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陆幼薇低声说道:“他们想要害我,把我引到这里困住,树妖想要取我的内丹,然后……然后……”

    “然后怎么了……”

    “然后……我的头好痛呀……”

    陆幼薇抱着头痛苦地栽进李晨风的怀里,嘴里不停地呻吟着,他实在是于心不忍,于是安慰道:“好了,想不起就别想了,你没事就好,我们回去吧。”

    李晨风抱起陆幼薇打算朝洞口走,周明却站在那里审视着三妖的尸体暗自发呆。

    “师兄我们走吧,这鬼地方总是让人心神不宁的。”

    “好。”

    回到工地,那些工人身上树妖的毒果然已经化解了,妖事已经平息,李晨风与老刘等人告别之后便坐上了回家的火车。

    从洞穴里出来之后,陆幼薇的身体一直很虚弱,然后就像只小猫一样粘腻在李晨风身边,虽不怎么说话,但李晨风很明白她的心情,这次的经历的确是吓到了她,而且在洞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到现在都还不清楚。

    此外离开三河村之后周明也显得有些奇怪,平日里一张嘴从来闲不下来的他在车上显得十分沉默,就算是李晨风刻意挑起话题,他们也聊不了几句就聊死了,总之经历了这次危机之后李晨风感觉很多事都已经变了。

    回到家之后,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平静,周明经营着古董店,李晨风和陆幼薇守着便利店,不知不觉半年时间已经过去了。

    在这段时间里,由于周明对李晨风驱魔人生意的大力宣传,还真的有很多人找到李晨风帮忙,李晨风收服了十来个小鬼,对《天衍三十六法》的领悟也更上一层楼。

    此外由于李晨风捉鬼是收费的,他在经济上也获得了不匪的收益,尽管钱不多,但生活上还是宽裕了不少,至少已经基本可以满足陆幼薇这个拜金女的日常开销了。

    时近年关,家家户户都张罗着过年,由于从三河村回来之后李晨风三人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变,曾经的一些欢乐似乎已经不复存在了,生活也变得枯燥了许多。

    经陆幼薇的提议,他们打算进行一次新年旅行,而旅行的地点则是男人梦寐以求的岛国,日本。

    日本是个神奇的国度,李晨风他们还没领略到樱花的绚烂,富士山的美景,或是养眼的和服美女,在下飞机之后最先遇到的竟然是一个同行,一个声称会看相算命抓鬼的小和尚。

    在这里要说明一下,李晨风他们并没有选择跟团游,只因为周明说他懂得日语,所以他也就成了陆幼薇和李晨风的翻译。

    李晨风无聊地抠了抠鼻子,“师兄,这和尚叽里呱啦地说些什么呢?”

    这小和尚看着不到十八岁,穿着一身白色僧袍,手里提着个禅杖,由于他的长相很有特点,一双眼睛像绿豆,一个鼻子像大蒜,在加上他那猥琐的笑容,所以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有些犀利。

    “他问我们要不要算命。”

    李晨风笑了笑,一双眼睛细细地打量着小和尚,似乎是来了兴致。

    “哟,这才一下飞机就遇上同行了,没想到日本也有算命的,恰巧我最近也在研究这方面的东西,要不你跟他说说,咱们PK一下。”

    周明提着行李向后退了两步,“PK个头呀,咱们现在人生地不熟的,先找到住的地方才是主要的,别在这浪费时间了。”

    “哎呦,慌什么慌嘛,咱们这次来日本本来就是为了玩,何必还像做生意似的算得那么精,高兴就好了嘛。”

    周明冷哼一声,“反正我不说,要说你自己说。”

    “唉,师兄,你这就没意思了,行,我自己来就自己来。”

    说着他笑嘻嘻地走到小和尚的面前。

    “喔哈呦,你地是算命的?瓦塌系哇也是,要不要我们比试一下,看看谁更厉害。你的可明白?”

    小和尚笑着点了点头,“你们是中国人。”

    李晨风一脸懵逼,“怎么,你还会说中文?”

    “我的师父是中国人,所以我和他学了一些中文。”

    李晨风笑了笑,“哟,这可有意思了,那咱们也不用拐弯抹角的了。我说要比试一下,你觉得咋样。”

    “可以,你想比什么?”

    李晨风朝着周围瞅了瞅,说道:“这算命嘛,算远了也证实不了,咱们就算个简单的。你我各指定一个人,咱们就算算他的年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