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蜀南三妖
诡话长谈
狂奔的蜗牛
网游竞技
    这时耗子说道:“三河村周围的山脉位于蜀地之南,因而也被称之为蜀南,蜀南自古以来都是妖魔聚集之地,其中以鼠、树、蛇三妖为王,延续百年。

    后来山中古墓滋生一千年尸灵,其力量不再我们三妖之下,但她却被一强大封印困在古墓之中。

    我三兄弟乐善好施,合力助她冲破了封印,我们本来想与她相交,四人合力一统蜀南。

    可惜后来有一老道捣乱,他收服了陆姑娘,并将她带走。我们道行不够,当时便无力相助。

    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寻找陆姑娘的下落,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耗子给撞上了。

    陆姑娘,我们兄弟三个对你付出的够多了,还望你头脑清醒些,抛下这个小子,加入我们以成大业呀。”

    听了这话,李晨风将信将疑,陆幼薇则是显得有些为难。

    “当初我只知道有人帮我突破了封印,却不知道是你们在暗中助我。”

    耗子笑着说道:“我们兄弟三个重情重义,陆姑娘只要加入我们,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头儿,毕竟千年尸灵的能耐远在我们之上,我们兄弟三个还是挺知趣的。”

    李晨风沉默了片刻,突然怒吼道:“少他娘的在这里放屁了,现在薇儿和我一样是驱魔人,自古正邪不两立。你们识相的就快些把我和工友们身上的毒给解了,然后有多远滚多远,这样或许我还能饶你们一命。”

    “臭小子,你想找死吗?”

    “怕你们呀,老子抓鬼不少,妖你是头一个,来试试呀!”

    “主人……”

    “薇儿,你该不会真的想跟他们去当什么妖王吧!”

    “不是,毕竟他们帮过我,你不要这样。”

    李晨风眉间的怒意一闪而过,“你是什么意思,别忘了你之前和我说的话,要跟我一生一世……”

    “是,我要跟你一生一世,但是……”

    耗子冷笑一声,“什么驱魔人呀,他不就是那个老道的徒弟吗,薇儿姑娘你可别忘了当初老道是怎么对你的,追随天师道的诺言也是他逼你说的。现在有我们在,可没人能再欺负的了你,只要你一句话,我们现在就把这小子弄死。”

    “不要,你们要敢对他动手我现在就杀了你们。”

    “薇儿姑娘……”

    “薇儿,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跟我走还是留下。”

    “主人,我想问他们一些事。”

    “也就是说你想留下了?”

    “不是,主人我……”

    “行,我明白了……”

    李晨风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他似乎是听见了陆幼薇的啜泣,但她终究是没有跟上来。

    由于一条腿完全树化,他强忍着疼痛一瘸一拐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到工棚。

    “唉,小李兄弟,你这大晚上的不睡觉跑那儿去了,担心死我了。”

    说话的是老刘,他的半边脸已经被树皮覆盖,似乎比李晨风还要痛苦。

    “刘大哥,借你电话用一下,我手机没电了。”

    “哦,拿去吧。”

    李晨风利索地拨通了电话,手却一直在颤抖。

    “喂,师兄吗?我这里出了点事,你快想办法过来过来帮帮我。”

    “喂,晨风你怎么了,我听你声音很奇怪,发生什么事了?”

    “我没事,只是在这边遇上了三个很厉害的妖怪,我实在是斗不过他们。”

    “你没受伤吧,薇儿姑娘呢?”

    “她……她走了……”

    “喂,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师兄你快过来吧……”

    嘟嘟嘟——

    “喂,喂……”

    电话挂了,李晨风无力地躺在地上,老刘有些关心地坐在旁边。

    “跟你来的那个姑娘呢,实在不行我们还是报警吧。”

    “这事儿警察解决不了,山上有三个妖怪,是一个树精在我们的水里下了毒 我们才会变成这副样子。过两天我的师兄就过来了,到时候一定能把他们除掉。”

    老刘叹了口气,“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

    李晨风苦笑一声,“刘大哥,有酒吗?”

    “疼得厉害吧,行,我去拿点过来咱们兄弟俩好好喝几杯。”

    老刘端了一盘花生米,拿了四瓶啤酒一瓶白酒的过来,想着喝醉了身上的痛或许能缓解一些。

    李晨风双眼无神,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小李兄弟,我看你有什么心事呀。”

    几杯下去,李晨风的脸已经红了起来,傻傻一笑。

    “我能有什么心事,我就是想问问,刘大哥一直住在这周围,用没有听说过一些关于妖怪的传说。”

    老刘挥了挥手,“就小李兄弟说的那三个妖怪,我们这边几百年前就有关于他们的传说了。据说在明朝之前,这片地方叫蜀南,乃妖魔聚集之地,而所有的妖魔之中,就属这树精、蛇精、鼠精最为厉害,那时候的蜀南根本就不是人能存活的地方。

    后来明太祖发配一批犯人到蜀南定居,从那以后蜀南才有了人类居住,但由于这边的妖魔众多,发配到这里的人不到一个月就死了一半,剩下的都逃到别处去了。

    有几个人一路向北逃上了蜀山,向蜀山的道士诉苦,蜀山道士念他们可怜,后来派出上百名弟子到蜀南降妖。

    后来蜀南就安生多了,就连为首的树精、蛇精喝鼠精也受到重创,从此不敢再出来作恶,所以现在我们才能在三河村周围安家。这些都是我的爷爷告诉我的,据说上一次看到妖精的时候已经是一百多年以前了,想不到都这年代了,他们又出来了。”

    李晨风皱了皱眉头,“他们受到蜀山道士重创,应该是受了很重的伤,他们这些年一定是在某个地方养伤,现在恢复的差不多了,又出来捣乱了。”

    “谁说不是呢,光是树精的毒说不定就能取走我这条老命了。”

    “刘大哥你别担心,我师兄和我都是天师道的门徒,只要他过来和我联手就一定能把那三个畜牲给灭了。”

    “得了,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一天后,李晨风的两条腿已经树木化,整个人也基本上没法动弹,他强忍着身上的痛苦,躺在工棚里翻阅着《天衍三十六法》,希望能在其中找到解毒的方法。

    他在书里看到,树要成精十分困难,往往需要千年以上,那鼠精和蛇精都称他为大哥,想来他应该是三妖中道行最深的一个,所以要对付他们应该还得从树精入手。

    此外还有一件事让他心神不宁,陆幼薇,他似乎已经不再怪她,更多的是一种担心,尽管他现在已经自身难保。

    当然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没有陆幼薇,由于体内金丹的作用,他一宿也没睡。

    这天下午,救星周明终于到了。

    “臭小子,才几天不见你怎么搞成这副鬼样子了。”

    周明满头大汗,他下车后急匆匆地就朝着工地跑,到现在连一口水都还没喝。

    李晨风把这两天发生的事简洁地说了一遍,周明皱了皱眉头,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一巴掌拍在李晨风大腿上。

    “干什么呢!”

    “我还想问你干什么呢,要不说怎么说你小子是个糊涂蛋,这么就把陆姑娘给弄丢了,你可真有能耐呀。”

    李晨风也没一脸好气,“又不是我要赶他走,是她自己想和那三个畜牲混在一起。”

    周明长叹一口气,“糊涂呀,糊涂呀!那三只畜牲我多年前就已经会过了,这事儿我可比你清楚。

    百年前三妖一直为害蜀南,直到后来蜀山的前辈下山降妖才挫掉了他们的锐气,三妖受了重伤,躲在深山里调养。

    就在十年前,我还跟着师父他老人家的时候,蜀南的三妖伤势有所恢复,又开始作乱,师父便带着我一同前往三河村调查情况。

    三妖伤势虽恢复了不少,但要恢复到他们最初的状态至少需要三百年的时间,于是他们迫切地需要一种捷径。

    陆姑娘被封印在古墓里千年,其内丹受至阴之气调息千年,拥有着强大的力量,妖物只要吸收了其中的能量便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很高的修为,同样它也是妖物疗伤的神器。

    三妖想要用陆姑娘的内丹疗伤,于是用尽最后一丝妖力破开了古墓的封印。”

    李晨风惊讶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是说……”

    “不错,三妖并非真的要拉陆姑娘入伙,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得到陆姑娘的尸灵内丹。当初由于三妖耗尽妖力破开封印,所以陆姑娘冲出古墓之后他们已经无力捕获她。后来陆姑娘灭了三河村四十多口人,被师父降伏,我想那时地三妖一直在暗中观察,但迫于师父他老人家的道行高深,他们不敢动手,于是他们的阴谋便又推迟了十年。直到现在师父他老人家已经驾鹤西去,他们才又出来了。

    你竟然让他们这么轻易地就带走陆姑娘,真的是很糊涂呀。而且陆姑娘会跟他们走也绝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她肯定是有自己的苦衷。”

    李晨风满怀愧疚地说:“那现在怎么办,我中了树妖的毒,也做不了什么了,师兄……”

    “你别指望我,自己的烂摊子要自己去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