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树皮
诡话长谈
狂奔的蜗牛
网游竞技
    三河村外树林里,陆幼薇低声说道:“主人,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呀,着都三天了。”

    李晨风叹了口气,“再等等吧,我总觉得还要出大事,刘大哥他们人不错,我们得多留几天,再说刘大叶的事我也还想再查一查。”

    “主人,我想洗澡。”

    “额,三河村这地方上那儿去弄洗澡水呀,再忍忍吧,过两天我们就回去了。”

    “山后面有条河,水挺干净的,你帮我守在旁边,别让人过来。”

    “不用了吧,这荒山野岭的,不会有人的。”

    “那可不一定。”

    “行吧行吧,在什么地方呀,正好我也过去洗一个。”

    朝着山后走了十多分钟,李晨风听到了很大的流水声,他忽然想起这就是他上次来三河村时遇到的那条大河,树林里有条瀑布,瀑布下面冲击出了一个很大的水潭。

    “你就在这里守着吧,不许偷看哦。”

    李晨风若无其事地伸了伸懒腰。

    “得了吧,就你那身体,我早看过了。”

    陆幼薇气得跺了跺脚。

    “你……,什么时候?主人你好卑鄙……”

    “不是我卑鄙,是你自己在家里大大咧咧的,光是浴巾都掉了不下十次,这送上门的东西不看白不看,那怪得了谁。”

    “你……”

    “好了,快去吧,待会儿天又要黑了。”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陆幼薇披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回来。

    “搞什么呢,洗个澡也要这么久。”

    “你当这是在家里吗,沐浴露什么的都没有,当然要多洗一会儿了。”

    “得了得了,换我了,你在这里守着。”

    “你个大男人还怕别人偷窥呀?”

    “说不定有极品村妇呢,我可不想吃那个亏。”

    “额……”

    两人洗完澡,刚回到工地,一个工友急匆匆地朝他们跑了过来。

    “小李兄弟你快过来看看,又出事儿了。”

    李晨的心里一惊,“这回又挖出什么了?”

    “不是,你快过来看看。”

    李晨风跟着他进了工棚,发现包括老刘在内的十几个人都躺在地上,他们的脸色乌青,看着很是痛苦的样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刘颤颤巍巍地站起来,“肯定是招惹到山神了,山神降怒,这工程无论如何也不能做下去了。”

    他卷起衣袖,一只枯树根一样的手露了出来,李晨风吓了一大跳,其他人的身体也或多或少地出现了这种问题,肉体局部变成了树皮的状态。

    一个工友叹气道:“可是工程是签了合约的,我们这时候停下来就一分钱都拿不到,干了这么久都白费了。”

    “再这么下去我们命都没了,钱拿来还有什么用!”

    “对,不干了……”

    “我还年轻,我可不想死……”

    老刘的提议得到了很多人的附和。

    李晨风再次瞧了瞧他们的身体,问道:“刘大哥,现在工地里有多少人出现了这种情况。”

    “基本上所有人都有,也不知是不是什么怪病,能不能治得好。”

    这时陆幼薇突然说道:“我看你们这不像是病,反而像是中毒了,这两天你们有没有吃什么奇怪的东西?”

    “没有呀,就和平时一样,工地里煮的大锅饭,大家伙食都是一样的。”

    “多半是伙食的问题,我和薇儿吃的是自己带来的东西,所以我们我们没事。”

    “饭都是老张头做的,快把他找过来问问。”

    通过向老张头的询问,李晨风得知工棚里日常吃的菜都是周围村子供应,而水则是从山后面的大河里输送过来的,问来问去终究还是没个结果。

    由于工程打算结束,李晨风和陆幼薇也准备离开了。

    这天晚上李晨风睡到半夜,突然感觉背部传来剧痛,他用手一摸,直接吓出了一身冷汗,他的背上长满了树皮。

    “薇儿,薇儿……”

    李晨风被吓得不轻,陆幼薇看了他背上的情况同样显得很着急。

    “为什么,你没有吃工棚里的食物呀。”

    李晨风恍然大悟,“难道是水,是河水有问题,昨天在河水里洗澡,可是你为什么没事儿?”

    “我是尸灵,是不受人间毒物影响的。”

    “那一定是河水有问题,走,我们再去看看,要是我变成个树人就麻烦了。”

    凌晨两点,李晨风再次来到瀑布下的水潭,他们细细一看,仿佛感觉水面上有一层绿气萦绕,似乎就和那天他们在瓦屋上看到的情况一样。

    忍受着背部传来的阵阵剧痛,李晨风的脾气变得有些暴躁。

    “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在作怪,你有种出来呀!”

    水面上传来他的回声,在这安静的夜晚显得十分空灵。

    这时陆幼薇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对着水面渐渐出了神。

    “什么人!”

    身后的草丛里传来一个声音,李晨风拉着陆幼薇二话不说地就冲了上去,渐渐地前方出现了一个黑影,李晨风和陆幼薇越追越急,最后发现那个黑影冲进了山腰上瓦屋里。

    “这里面果然有古怪。”

    话音刚落,他突然一个跟头栽倒在了地上。

    “啊,好痛!”

    “主人,你怎么了?”

    陆幼薇着急地扶起李晨风,被想检查一下他的腿上是不是有擦伤,可卷起裤子一看顿时吓了一跳,李晨风的一条左腿已经被树皮包裹,活脱脱地变成了根木头。

    “主人,你……”

    “不用管,先把那家伙抓住再说。”

    这时他们身后传来了个声音。

    “这么厉害,要抓住谁呀?”

    李晨风心里一惊,猛地转头,空地里除了长着一颗巨大的槐树外并没有任何东西。

    “誰,是谁?”

    这时房屋里也传来了个声音,“李大哥,我们又见面了。”

    刚才他们追赶的那个黑影走了出来,那身熟悉的装扮,竟然是——耗子。

    “是你?你不是投胎去了吗?”

    耗子笑嘻嘻地走到李晨风的面前。

    “投胎,恐怕马上要投胎的是你吧,哈哈……”

    李晨风脸色一沉,知道自己被耍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耗子眨了眨眼,细小的瞳孔里泛起了红光。

    “我说了我叫耗子,所以我真的就是一只耗子。”

    他双手一挥,十几只那天在工地上出现过的大老鼠从他的身上落了出来,于此同时他的背后冒出了一条细长的尾巴。

    虽然这是李晨的第一次见到这么古怪的东西,但是他之前已经在《天衍三十六法》中看过了关于各种妖魔鬼怪的介绍,所以此刻显得还算淡定。“这么说你爹刘大叶还有那只长虫精都是假的,你把我们骗过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耗子猥琐地笑了笑,真得让人很难相信,那个朴实可怜的农民工居然会有这样的面目。

    “也不能说是假的吧,你们看看。”

    耗子双手从脸上挥过,如川剧变脸般地换了一副面容,他在年龄上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仅仅是改变了面容,但这个样子没有什么特别的,跟普通的农家大叔没什么区别。

    李晨风认不得他,陆幼薇却是十分惊讶。

    “你是,刘大叶?”

    耗子微微一笑,“尸灵陆幼薇,好久不见,刘大叶是我,耗子也是我。”

    李晨风顿时急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陆幼薇是千年尸灵,这个秘密只有他和周明知道,且从来没有向第三人透露过。耗子简明扼要地说出了陆幼薇的身份,这让李晨风意识到这件事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耗子对着李晨风微微一笑,“这里没你什么事了,识相地就快点滚,或许还能保住一条狗命。”

    他的目标似乎是陆幼薇,李晨风隐隐感觉不妙。

    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李晨风毫不示弱,忿忿说道:“在驱魔人面前放肆,你是在找死吗!”

    李晨风知道自己道行不深,《天衍三十六法》上的东西他也只学了些皮毛,他更加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耗子的对手,但最基本的气势是不能丢的,尽管此刻他的一条腿已经完全不能动弹,但要让他把陆幼薇独自留下,这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的。

    “驱魔人,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你刚才不是还在问长虫精的事儿吗,那你就看看吧。”

    耗子招了招手,屋子里又走出来一个人,他的哥子很高,皮肤雪白,头上如美杜莎一样长满了小蛇一样摆动的头发,看着有一种说不出的恶心。

    “除此之外我还要向你介绍以为朋友,大哥,你也出来吧。”

    一瞬间,地面剧烈地颤抖起来,李晨风和陆幼薇猛地转身,只见那棵高大的槐树一点点缩小,最后变成了一个长着大胡子的中年男人。

    “蛇精,耗子精,树精,这几天工地里发生的事儿就是你们三个在搞鬼吧,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什么目的?在这之前我们所做的一切,包括中秋节那天发生的事,我们都只是为了一个目的,得到千年尸灵陆幼薇。”

    陆幼薇仿佛明白了什么。

    “原来是你们,解开我封印的人。”

    耗子微微一笑,“原来薇儿姑娘还记得我们,我估摸着你已经把我们全忘了呢。”

    李晨风着急地问道:“薇儿,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跟你有什么关系?”

    “十年前,古墓中封印突然消失,我离开古墓之后看到三个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