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蛇窝
诡话长谈
狂奔的蜗牛
网游竞技
    李晨风挠了挠脑袋,“哟,你倒是还有点人性,还给人家留了个活口。”

    陆幼薇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刘大叶人不错,在我以前被埋在古墓里的时候还给我烧过纸钱,所以我就放了他一马。”

    “甭说这些没用的了,三河村那个地方我是真的不想去了。”

    这时候周明也走了过来,“现在三河村可不一样了,据说前段时间有个房地产老板把那地方包下来了,现在已经打好地基要盖新楼,好多工人现在都住在那里,那地方也不像以前那么死气沉沉的了。”

    李晨风叹了口气,“这年头为了钱没有人不敢干的事,连鬼村的活儿也有人敢接,算了,我一个驱魔人还怕什么呢。”

    说着走到耗子的面前,“行,我帮你,只是你这都已经过头七了,也该走了吧。”

    耗子点了点头,“唉,我知道,我这就走。”

    “等等,我再帮你一把。”

    李晨风把老天师的骨灰盒拿了出来,“这是我师傅的骨灰盒,我过会儿用这东西把你收进去,我师傅他老人家的在天之灵自然会超度你。”

    “行,谢谢大哥了,我爹娘的事儿……”

    “你放心,我答应了的事儿自然帮你办好,你安心投胎去吧。”

    这时耗子再次跪下磕了三个头,最后终于还是进了李晨风的盒子。

    周明看了看桌上的碗筷。“怎么样,多久动身呀。”

    “事不宜迟,明天就动身。薇儿。”

    “怎么了主人?”

    “过会儿在晚上帮我订张车票,算了,订两张吧,三河村算是你的老家,明天你陪我一起去。”

    “好的,主人。”

    周明微微一笑,说道:“哟,这几天都离不开呢。”

    “说什么呢,若真的遇上什么事儿,薇儿可比我厉害,怎么说他也是个千年尸灵呀。”

    “行了,看来明天起便利店要关门了,你们早去早回,不然这个月薪水可拿不了多少。”

    “师兄,做人可不能这么不厚道,这次去云南我指不定要花多少钱,你还扣我工钱,我下个月还吃不吃饭了,上个月拜金女用花呗买的衣裳,现在都还没还上呢。”

    说到这里,陆幼薇卖萌地吐了吐舌头。周明点了根烟。

    “开个玩笑,那么当真干什么,就当我给你放个长假,除此之外我再赞助你三千块钱怎么样?”

    李晨风难以置信地眨了眨眼睛,“师兄,你怎么突然良心发现了。”

    “你师兄的良心从来就没问题,那农民工兄弟实在是挺可怜的,我也应该尽一份微薄之力。再说了,我还要赞助你的捉鬼大业呀。”

    “行了,你先回去吧,我和薇儿准备一下,明天一大早就动身,这路上要花一两天的时间,但愿老人家能坚持到那时候吧。”

    次日清晨,李晨风和陆幼薇再次踏上的去往云南的路途,一天两夜之后他们来到了三河村。

    现在三河村站重新通车,原来进入村子里面的小土路也被推土机推开,汽车能开进去。

    李晨风和陆幼薇沿着大路走进去,来到他曾经到过的那个山坡,三河村已经被夷为一片平地,曾经那些惊悚的古宅已经不复存在,几辆推土机还在里面忙活着。

    按照耗子的指示,李晨风在半山腰找到一栋老旧的瓦房。

    “应该就是这里了吧。”

    “山下在施工,这地方还是挺安静的,我们不能这样就去敲门吧,一来可能会吓到老人,二来耶容易打草惊蛇。”

    陆幼薇拨弄了一下刘海, “那我们怎么办?”

    “我们吃的东西带得不少,先找个地方看看情况再说,最好是在不打扰到老人生活的情况下把那长虫精解决了。”

    “行,这房子后面的山坡上有片空地,我我们先过去休息一会儿,看这里环境还算不错,就当是出来野营了。”

    三河村坐落在一个山坳里,周围绿林环绕,环境十分不错,据说那个房地产老板就是看中三河村的这个特点,打算把这里开发成别墅区。

    陆幼薇靠在李晨风旁边坐下,盯着山坳里的施工队愣愣地发呆,眼神里有一种很奇怪的情感。

    李晨风似乎是看出了什么端倪,低声说道:“怎么,杀了三河村那么多人,后悔了?”

    陆幼薇也不说话,嘟着嘴点了点头,眼眶有些发红。

    李晨风也不知该我说什么,只是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脑袋。

    “主人,以后只要你做驱魔人,薇儿就永远跟随你,永远。”

    陆幼薇在害人后被老天师收服,之后许诺永远追随天师道传人借以赎罪。在一开始她是因为这个原因陪在李晨风身边,但现在似乎发生了一些微妙的改变,一些只有她和李晨风才能懂得的东西。

    “天马上就要黑了,一直守在这里会不会很冷呀?”

    “我现在是和你一样,怕热不怕冷。”

    自从继承了天师金丹之后,李晨风每晚都得抱着陆幼薇入睡才能抵御金丹的灼热,换句话说这也是他非要陆幼薇跟着他来云南的真正原因。

    两人愣愣地坐在山坡上发呆,时而尬聊两句,不知不觉夜幕已经完全降临。

    李晨风靠着陆幼薇昏昏欲睡,忽然被陆幼薇摇了摇。

    “主人你快看。”

    “入夜,山腰的瓦房里亮起了灯火,烟囱里冒着袅袅炊烟,原本应该是很温馨的画面,但房屋上萦绕着淡淡的绿气,看着十分诡异。”

    李晨风从包里取出《天衍三十六法》,用手电筒照着仔细看了看,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红气属煞,蓝气属灵,黑气属鬼,绿气属妖。果然是有妖物作怪。”

    “我们现在就动手吗?”

    “走,下去看看吧。”

    他们收拾好东西正准备下去,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身影。

    “哟,这有个小伙和小姑娘在钻小树林呢。”

    李晨风吓了一跳,转身一看是三个带着橙色安全帽的中年男子,看样子应该是山下下施工队里的工人。

    “大哥,你们误会了,我们是来这里走亲戚的。你有见过钻小树林还背着大包小包东西的吗。”

    为首的那个中年男人笑了笑:“哦,不好意思了,兄弟几个刚才喝了点酒,张着嘴就胡说。你们亲戚住这边吗,三河村现在可没人住了。”

    “没人?那里面也没有吗?”

    李晨风指了指山腰上的瓦房,只见里面的灯已经熄了。

    中年男人摇了摇头,“你们肯定是搞错了,俺家就在隔壁村,三河村已经十多年没人住了,那房子是空的,要不是因为在山坡上,早就和下面的房子一起拆了。”

    “可是我刚才看你们还亮着灯呢?”

    “小伙子可别瞎说,我胆子小,你别吓唬人了。我们施工队在这里住了有几个月了,啥时候见里面亮过灯呀?你们肯定是看错了,这大晚上的,山上也不安全,要不你们跟我们到山下面的工棚里将就一宿,明天我再想办法帮你打听一下你那亲戚。”

    “可是……”

    陆幼薇总感觉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劲,李晨风沉思了一下,朝着他点了点头。

    “行,那就多谢大哥了,大哥贵姓呀?”

    “我姓刘,这是我的工友老张和老邓。”

    “行,听刘大哥的,今晚上就打扰了。”

    “没事儿,走吧。”

    工地里牵了电线,点了电灯,在加上很多工人在里面走来走去,到也很是热闹。

    “小兄弟,你那亲戚真的住三河村吗?我看你多半是记错了吧。”

    李晨风在工地里感觉到了一股奇怪的气息,双眼不停地打量着四周。

    “可能是吧,很多年没见面了,联系方式也没有,我明天再到周围村子里看看。”

    “行,旁边那个小棚子我过会帮你腾出来,你和这位姑娘将就着过一宿吧。”

    “多谢刘大哥了。”

    就在这时,工地中间突然传来了喊声。

    “老刘,快过来看看!”

    听这声音很着急,李晨风和陆幼薇也跟了过去。

    工地的中间停着一辆挖掘机,前面似乎有个大坑,被几十个工人团团围住。

    刚才那三个工人之一的老邓很着急地朝着老刘招着手。

    “老刘你快来看,刚才兄弟们在赶夜工,可挖出了这么堆东西。”

    李晨风跟着老刘走过去一看,只见那个大坑里有上百条小蛇,他们像是一堆蠕虫般扭动着,看着很是惊悚。

    陆幼薇吓得大叫一声,死死抓着李晨风的胳膊。

    “你可是……”

    “主人,薇儿从小就很害怕蛇……”

    老刘皱了皱眉头,“这他妈是捅了蛇窝了,也不知道他们有毒没有,要是爬出来就麻烦了。”

    “老刘呀,这看着怪吓人的,你说怎么办呀?”

    老刘思索了一下,“把土填回去,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那行,小李,快动手吧。”

    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利索地上了挖掘机,然后开始填土,填完之后他们还仔细地检查了四周,保证没有蛇跑出来,它们要是真的有毒,咬着人会很麻烦。

    有工友感叹道:“这可真是邪门了,那些蛇怎么住地下呀,像堆树根子似的。”

    “可能是啥地方有蛇洞通下去吧,只是这数量的确是少见。”

    “你们可别说了,谁也不知道地下还有多少这些个玩意,我们以后还咋施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