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我是驱魔人
诡话长谈
狂奔的蜗牛
网游竞技
    再次踏入梨园,李晨风的感觉完全不同了,他也不知是为何,自己现在居然有一种毅然赴死的感觉,或者说是自己脑子秀逗了?

    “你还是回来了,为了这么个狗东西,值吗?”

    “没什么值不值的,只要是条人命我就应该回来,就不应该让他落在你们这群恶鬼的手里。”

    李晨风感觉自己真的是帅呆了,自己一辈子可能也没几次这样出彩的机会,嘴里吐着大义凛然的话,仿佛金庸小说里的江湖侠客,尽管可能帅不过三秒,这一点他也很清楚,程牡丹真的很厉害。

    程牡丹微微一笑,“真的是个驱魔人,不过你能要失望了,你仔细看看,他还是人吗?”

    和刚才一样,赵老板依然像只狗一样趴在地上,面无血色,两眼孔洞,像是丢了魂。

    李晨风有些急了,“老家伙,你到底对他做了了什么!”

    “你让他自己告诉你吧。”

    程牡丹挥了挥手,赵老板缓缓站了起来,老叫花子拉着李晨风连忙后退。

    “怎么了?”

    “快走吧,你这朋友是救不回来了。”

    程牡丹这时才注意到李晨风身后的老叫花子,神色变得有些奇怪,继而微微一笑。

    “是小绳子呀,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

    老叫花子带着哭腔,但还是把李晨风拉到身后护着。

    “程老板……”

    “你还真有脸来呀,这么多年你一直守在胡同口,我每天都要从哪里经过,也没见你跟我打过招呼呀,我还真以为你把我这个师父忘了呢。”

    “程老板,都是我一个人的错,你要杀就杀了我吧,不要再作孽了。”

    “杀了你,好呀,可是我不想脏了自己的手,你自己动手吧。”

    说着程牡丹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根油条粗的麻绳丢到老叫花子面前。

    老叫花子愣了一下,还是伸出了颤抖的手。

    “别信她的鬼话,程牡丹你作恶多端,老子今天就要替天行道!”

    李晨风迅速激活体内的天师金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向着程牡丹攻去,他的手掌间灼气萦绕,此乃鬼怪的克星。

    当初李晨风凭借这招一把掐住了千年尸灵陆幼薇的脖子,一举将其制服,但这次的程牡丹却并不竟如人愿。

    程牡丹的身形聚散自如,速度也远在李晨风之上,他的灼其虽盛,却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李晨风紧张地打量着周围,却已经找不到程牡丹的踪影,这时赵老板像疯了一样朝着李晨风冲了过来,一把就把他按在地上,要将他活活掐死。

    “赵……老板……我是……李晨风呀……快放开……”

    他就像是一只野兽,油盐不进,不管李晨风怎么哀求,他完全没有放手的意思。

    老叫花子年老体弱,尽管在后面死死拉着赵老板,但完全起不了作用,无奈之下他只好冲进屋里拿来一把椅子,狠狠照着赵老板的脑袋砸了下去。

    一些粘稠的液体滴到了李晨风的脸上,是腥臭的血,呈乌黑状。

    如此重击,赵老板还是没多大反应,李晨风情急之下从衣服里摸出一个物件,是从周明店里拿来的照妖镜,本来以为是周明糊弄人用的,毕竟他那店子里的古镜实在是太多了。

    镜子里有一道金光射出,照在赵老板的脸上,他的脸颊仿佛是被烈焰灼烧,皮肉开始分离,整张脸变得鲜血淋漓。

    他终于是感觉到了痛处,松开了李晨风,李晨风借机一脚把他踹开,终于是长舒了一口气,要是再过一会儿他可能真的是要一命呜呼了。

    李晨风一边拉着老叫花子,一边拿着照妖镜晃着周围,程牡丹终于在金光里显了形。

    “有两把刷子!”

    一阵阴风吹过,四周再次响起恶鬼的哀嚎,突然地上有一只干枯的手伸了出来抓住了李晨风的脚,他跟着一个栽了个狗吃屎,手里的古镜也摔碎了。

    恶鬼再次围了上来,老叫花子挡在李晨风面前,这次他们真的是无计可施了。

    “程老板,不要再错下去了,杀了我吧,以后不要再害人了。”

    程牡丹变得很愤怒,一把拍在旁边的柱子上,仿佛整栋房子都在颤抖。

    “你若真的想死我就成全你,但是你没有资格管我!”

    “师父……”

    “我早已经不是你的师父了,立刻从我的面前消失,否则……”

    老叫花子苦笑着摇了摇头,缓缓朝着程牡丹靠了过去,嘴里跟着唱了起来。

    “哎呀!

    依孤看来

    今日是你我分别之日了……(出自京剧《霸王别姬》)”

    咔——清脆的一声响。

    程牡丹的手已经贯穿了老叫花子的身体,紧接着将一颗热腾腾的心掏了出来。

    “原来你的心是红色的呀,小绳子。”

    “程老板,小绳子对不起你……”

    人无心,片刻便已气绝。

    程牡丹愣了愣,这样高傲的她似乎也晃了神。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啊!!!你——”

    “天罪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我说过今天会替天行道!”

    李晨风接着程牡丹分神之际突然袭了上来,以金丹灼气打破程牡丹之命门。

    咣——

    一道蓝色的灵光亮起,程牡丹苦笑一声。

    “没想到你借我完全打开了灵眼,真是讽刺呀。”

    众鬼哀嚎,程牡丹大喊一声。“都逃命去吧,被他抓住了可不会有什么结果!”

    说完她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老叫花子,李晨风叹了口气,不再动手。

    “停下来干什么,我可不想下地狱,直接把我打到魂飞魄散吧。”

    “害了那么多人,你以为这件事真的这么简单就能结束吗,先不说别的,你对得起面前这个人吗?死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愧疚地活着,我想这些年他遭的罪不比你轻吧。”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不是什么狗屁了不起的伟人,就是个都市的小混子,但是我看透的事儿似乎比你多。”

    程牡丹愣愣地看了看李晨风,叹了口气说道:“行呀,我做了几十年的人,又做了几十年的鬼,到最后还活不过你这个小后生……祝你早日成为合格的驱魔人。”

    ……

    回到便利店已是凌晨一点,陆幼薇和周明都还在看着店。

    “搞什么,这么晚才回来,查得怎么样了?”

    李晨风一屁股坐在便利店的门口,看他样子应该是是饿了,陆幼薇帮他泡了碗面。

    “主人,新口味哦,要不要试试。”

    李晨风二话不说断气泡面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周明点了一根烟靠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咋地啦,像个丢了魂儿的农民工似的,失恋了。”

    听了这话陆幼薇也跟着愣愣地靠了过来,三个人在门口坐了一排,李晨风一言不发地把泡面吃完,又向陆幼薇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还要来一碗。

    周明弹了弹烟屁股,也不再开腔。

    “师兄,你当过驱魔人吗?”

    周明愣了愣,显得有些意外,在这之前李晨风知道自己成了天师道的门徒,有抓鬼的职责,但驱魔人这个概念似乎更大。

    “当过。”

    李晨风直直地盯着他,“你认识花园路的神婆。”

    “是。”

    “程牡丹是这一带的鬼王,你早就知道。”

    “是。”

    “你不敢招惹她,放弃了当驱魔人,所以把师父的衣钵穿给了我。”

    周明顿时沉默了,陆幼薇也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劲。

    “主人……”

    “你们知道吗,我今天差点死在了梨园里面……我甚至还不知道自己成了驱魔人,鬼王程牡丹就想给我一个下马威。”

    周明叹了口气,又点了根烟。

    “我承认,是我骗了你。我知道程牡丹是鬼王,赵老板是傀儡。你若不想做就算了吧,毕竟关乎性命的事儿我也不想强求你。不过我要告诉你,我不做驱魔人并不是因为害怕什么,我永远都是师父他老人家的徒弟,是天师道的门徒。”

    说着他转身走进古董店。

    “店子你要做还是可以继续做下去,以后每个月我还是会给你开工钱。”

    说到这里陆幼薇突然急了。

    “主人你不做驱魔人我以后怎么办,我还能跟着你吗,我……”

    李晨风一声不啃吃下第二碗泡面,在脏乱的衣服上擦了擦嘴,然后拉着李晨风的手进了古董店。

    周明还是坐在那里燃着烟。

    “怎么,店子也不想要了?”

    李晨风从架子上取下一面古镜。

    “昨天你给我的那块摔坏了,这块也能凑活着用吧。”

    “主人,你……”

    “我什么时候说我不当驱魔人了?你们看看这个。”

    李晨风眨了眨眼,一道幽幽蓝光在他的眼中亮起。

    周明一时欣喜若狂,“是灵眼,你开启灵眼了,师父他老人家果然没看错人!”

    李晨风微微一笑,“所以这个驱魔人我当定了。”

    “有了灵眼你以后可以看见所有的鬼怪和妖物,不过就因为它,你就想继续当驱魔人?”

    “当然不是,今天我明白很多东西,比命还要重要的东西,信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行呀,一天不见你小子也能吐出这老和尚的词儿来了,不过作为师兄我还是想提醒一下你。驱魔人是条不归路,以后会遇上的事可比今天危险多了。”

    “不就是命吗,大不了死了去陪薇儿。”

    陆幼薇说道:“主人,我不是一直陪着你嘛?”

    “到时候咱们就不是人鬼殊途了。”

    “行了行了,还在我面前撒起狗粮来了,镜子你拿走,不会这玩意儿有点贵,钱我可就在你工资里扣了。”

    “我靠,师兄你能再扣点不……”